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授权翻译】红围巾

我的初级翻译水平  原文汤不热上的《red scarf》 授权如下

就……希望大家喜欢吧。

@谙银笙 感谢阿笙的校对 基本上可以说是阿笙重新翻译的了……


——————————————————————————————

   乔一帆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蜷缩着裹紧了几个月前好友送给他的红色围巾。他记得那天还下着铺天盖地的大雪,他们俩当时正寻常地在路上并排走着,想着去买些东西。

  看见乔一帆因为穿着轻薄的外套而打着冷颤,高英杰心念一转,将自己脖颈上的红围巾取下给好友围上。这条围巾是他利用训练的间隙时间织完的,不过此后,无论一帆多少次想要归还它,英杰总是笑着摇头回答:“不用啦,你戴着就行,我不希望你感冒!你看,我还可以织很多条围巾嘛,如果你喜欢的话,再给你一条也没关系。”

  这让乔一帆那点愉悦的小心思变得像羽毛般蓬松轻盈,饱满的愉悦感就像那条围巾般将他包围起来。

  然而现在,无论高英杰是否能够陪伴着他,这名年轻的选手都感受到微草像是已经视他为不得不处理掉的负担。

  训练总是辛苦的,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并非易事,这点乔一帆再清楚不过。你完全能够做到的,身边所有人都这么对他说,可是为什么自己对此还是束手无策?甚至他们的队长王杰希也开始忽视他的进步,更愿意去关注队里的其他新成员,像是肖云,再比如高英杰——所有人都坚信他即将继承王不留行这件事。  

这已是今晚第十次输给肖云了。乔一帆的眼皮变得愈发沉重,随着每一秒的流逝,每一声斥责都能使他心烦意乱。

  “喂,乔一帆!你到底睡醒了没有?我早就不想继续把你的刺客打得落花流水了,这样的战斗一点意思都没有。”

  肖云在自己的座位上瞪着他,没有征询就重新开始了一场战斗。

  乔一帆的手速其实还不错,但在内心深处,他不认为这是能让他最大限度发挥能力的职业。事实上,刺客也并不是他发自内心的选择,他当初甚至都没有选择自己的职业,而只是按照了战队的安排去做。既然战队给的是一张刺客的账号卡,那么就刺客吧。当初乔一帆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他低着头看着肖云给予他的最后一击,屏幕上很快就弹出了“失败”二字。在肖云还未来得及开始下一场pk之前,乔一帆便退出了游戏,收起了他的账号卡。

  “我休息一下。”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蔑视目光,他离开时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的哭腔。

  “如果他不想仅仅成为队内的沙包和陪练,小乔得更加努力才行啊——”他听见他离开后的训练室里隐隐传来嘲笑声。乔一帆的手停留在了身后的门把上,他感觉到眼眶里泪水在不断打转。

  “嘿!小杰,你怎么来了?”房间里的窃窃私语忽然停止,语气转而变得毕恭毕敬。

  英杰?

  英杰怎么在这里?

  乔一帆喉间不慎泄出一声呜咽,意识到后连忙尽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他轻声呢喃了一句“去一下厕所”,然而没有任何人理会他。

 

  正当高英杰走进房间时,他不经意间瞥见红围巾的一角在窗外飘过。

  一帆?

  既然训练室的人并不需要他的帮助,如果只是谈论战术,或者八卦一番队长找自己谈话的原因,高英杰当然更愿意去找自己的好友。

  最近乔一帆像是疏远起了自己,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经意间就已远得像是间隔天堑。他再也不会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超过几秒钟,而是立刻在目光交汇后皱起眉头闭上眼。他们依旧会一起训练,可是乔一帆却总比约定的时间更早离开。高英杰在感受到好友的疏远时几乎要心碎,而现在应该是个再好不过的谈话时间。

  他们需要的是独处,远离任何能够听到他们声音的、会嘲笑他们的人。高英杰似乎听见了一声隔间门关闭的声响,他立刻转身向卫生间走去,灯是亮着的,里头却没有一个人。乔一帆应该就在其中的某个隔间里——他立刻有些担心了起来。

  “一帆?”

  乔一帆吓了一跳,泪水从面颊划过。他甚至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此时发现他的是肖云也许会好些,不,最好是没有人能够发现他,让自己安静地独自待一会吧。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模样,作为一个失败者,他尤其害怕失去他比谁都珍惜的人。

  “一帆,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不想看见你难过,现在能帮上你什么吗?”

  乔一帆的心脏忽然比以往跳得快了一万倍,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想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他待在隔间里一动不动,希望高英杰能离开,或是发现自己不值得他浪费任何时间。

  他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

  预料中离开的脚步声没有响起,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拉入一个有些紧紧的、令人安心的拥抱时,乔一帆惊讶地慢慢睁开眼。在被眼泪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熟悉的粽发,好友的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皂香和松树的味道,都是能让他安心的气味。他像是下了决心般回抱住自己的好友,把眼泪和啜泣都埋在对方的肩膀里。

  当他们分开时,虽然泪珠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乔一帆觉得心情已经好了些许。他转移开视线,害怕注视着高英杰大而清澈的眼睛,然而很快就感到手指摩挲过他的颧骨的触感,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好友颤抖着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一帆,求求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不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好难过……”

  他抬起头凝望着高英杰的双眼,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像是要跳出胸口。眼神凝视着高英杰清秀的脸庞,他害怕地看见这张脸上流露出属于悲伤的情绪。

  这个傻瓜是有多么无私,才会为了乔一帆这样的笨蛋而哭泣。

  他终于意识到了这点,可是太晚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已被无限拉近。乔一帆才觉得自己的耳根像是烧得滚烫。幸运的是英杰并没有发现他的窘迫,因为他只是在无比认真地凝视着乔一帆的双眼——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带来的效果可能更加糟糕。

  他该如何向面前的好友诉说自己的苦衷?

  “我,我觉得……我在微草是多余的……你也知道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我没有肖云厉害,更别说是你了……但就算我想要变强,所有努力的结果都只有失败,失败,失败,我害怕……我不能为队里做些什么,我不想仅仅被视为陪练!这是我做得最好的了……我不想像垃圾一样被扔掉……”

  一切都太晚了,他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属于他的审判,迟疑地看向与他一般高的高英杰,他们的手臂仍然紧紧的搂着对方。

  高英杰震惊而无措地摇着头,泪如雨下。他清楚王队总是忽视乔一帆的表现,但从未想过这种忽视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影响。

  “一……一帆,对不起……对不起……我可以去跟队长说,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的话……”

  “没……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应该……”话语立刻被打断,他感受到了柔软的嘴唇贴上了他自己的,这让乔一帆的脸瞬间烧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了高英杰的怀抱中,好友的唇温滚烫,乔一帆不由得庆幸自己还足够清醒,他环住高英杰的腰和肩膀,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好友。

  当他们的舌尖犹豫地相触时,他能听见英杰浅浅的鼻息,而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太过于不可思议,他感觉到自己是那样被爱着的,那样温暖,那样安心。英杰温暖得像是阳光一般,而这正是时常处于被忽视的状态中的他所迫切需要的感觉。

  唇瓣分离时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互相对视了几秒后皆是发出了并不太响亮的笑声。他们仍然保持着亲密的姿势,鼻尖还相互依偎着,用气声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们真是太傻了,对吗?”

  “是啊……”高英杰笑着,他的左手紧紧握住了一帆的:“但是一帆,答应我,你不要再那样对你自己了好不好?”

  他澄澈的眼睛里充满希望,真挚而充满爱意的眼神把乔一帆的恐惧和悲伤立刻都融化了。柔软的红围巾亲密地纠缠在两人的脖颈间,他把头埋在高英杰温暖的肩窝里想,只要这个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在身边,他将不会再感到任何悲伤。

——END——

 

 

 

 

麦的碎碎念:我尽力了……可能因为我和妹子的母语都不是英文的缘故所以翻译得没那么辛苦,没啥难词,就是Tiny Garden让我迟疑了一阵,然后总之就是挺粗糙的翻译,然后大家如果觉得哪里可以润色还有哪些翻得不对什么的就告诉我好了……这是试读版【?

有些地方改成了中国人比较习惯的那种表达方式。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地方都做了标记什么的。

这篇文可能是作者只看到微草章写的内容,人物可能展现的不全面什么。但是第一次完整翻译一篇小说还是挺开心的w希望大家喜欢?

 

 

笙的碎碎念:嗯……原文其实有不少逻辑问题,还有一些描述很难准确转化成中文,所以我改的时候也稍微加了点私货(不是)。英翻中经常导致语句不通来着_(:3」∠)_麦子辛苦啦!


11 Jun 2017
 
评论(8)
 
热度(82)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