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Soul fragrance 1

cp:画手高x写手乔


并不知道他们正儿八经的签约写手是怎样的,就瞎写了,也不会画画,所以可能有很多bug吧。基本上涉及专业知识的都是乱写的。可能没有那么浓的恋爱感。

ooc 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定义这个故事……

因为太长了还是分开发好了。故事……可能挺无聊的。希望别嫌弃…… 

第一章很长,后面就没有这么长了

 ++++++++++++++++++++++++++++++++++++++

  杭州的夏天下着雨,一滴一滴落着,是诗中说过的水色潋滟,乔一帆在候机厅默默的等着自己的那一班飞机的检票。

  乔一帆是兴欣文化的签约写手,每个月在兴欣旗下杂志《向荣》以“一寸灰”的笔名发布连载小说,通常写平淡而暖心的故事。就在不久前,刚刚完成了《灰月》连载的他向总编请了一个月的假,打算去异国寻找下一部小说的灵感。

  他实质上没有出过国,英语水平停留在大学时期的考试水准,签证也是不久前才刚刚办理好,他在他将要前往的那座城市也没有任何的亲友,他对那座城市的所有了解大概就基于他手中的那本旅游杂志。他从未这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兴许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体验一下这种难得的放肆。

  “Excuse me, is there anyone here?”异国的女人问。

  乔一帆说了声没有,于是女人便坐在了他的旁边,似是观察了会儿乔一帆,于是用不太娴熟的中文说到:“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结婚了。”

  乔一帆确认了自己的听力没有出错,努力的在脑海里寻找着“结婚”的谐音,异国的女人便又用英文说了一遍,还略带抱歉的笑了笑:“My Chinese is probably not very standard.”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误会,但乔一帆还是连忙摆摆手说:“啊,不是,我现在是单身。”

  “哦,这样,你的手链真好看。”女人这句话似乎是转移话题一般,她开始盯着乔一帆的左手。乔一帆的左手上扣着一条银色的手链,款式挺简约,如同两个锁扣扣在一起。手链是一次签售会上粉丝送给自己的,乔一帆也没想那么多就戴上了。之后与那位异国女人聊了几句,乔一帆的航班就开始检票,于是他只能先行告退。

飞机缓缓的起飞,乔一帆有幸的坐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他从来喜欢靠窗的座位,这样可以不错过任何的美景。他用指腹轻轻的按着左手的手链,这个手链戴了多久呢……大概是他留在身边时间最长的粉丝礼物了,他对它有种说不出原因的喜欢。甚至还思考过,在某一篇小说里拿它来做定情信物之类的东西。

   飞机着陆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吃了一点从杭州带来的干粮后接着就去了之前订下的酒店,房间对于一个人来说还算宽敞。乔一帆对此十分满意,匆匆的冲了个澡后打算就睡一觉来缓解旅途劳顿。然后明天开始自己的采风。

   ……

 

    第二天他在鸟鸣声中醒来,异国的梦太过于恍惚,即便睁开眼他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他依稀记得昨晚做了个梦,濛濛细雨中,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湖边,淋着雨向湖中心眺望,乔一帆慢慢走向他,却发觉雾气包围了他们,除了那个人他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乔一帆闻到了清凉而干净的香味,乔一帆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气味,但是有种温暖而清新的感觉。那个人见乔一帆来,便拉住他的手,乔一帆惊讶的发现那个人的手上扣着一条与自己相同的手链,他们不知道中间到底说了什么,他们竟然开始蹲在湖边捉起了锦鲤。

回忆到这里乔一帆不禁笑出声,明明原先尚有文艺片的意思,最后竟然生生扭转成了乡村爱情故事……嗯,似乎还没有爱情。

乔一帆简单的洗漱后,到酒店餐厅尝试了一下传说中的英式早餐,摆在他面前的是用橙汁加上玉米片,浇上牛奶和砂糖。然后是咸肉、香肠和煎鸡蛋配以煎蘑菇的主菜。乔一帆秉着不浪费粮食的精神硬生生的吃下了这奇妙的早餐。

乔一帆发现他格外想念豆浆油条,还有公司食堂的馄饨。还有家里楼下卖的糖花卷儿,那些简直是人间美味。一想到他还要在这里吃很久的早餐,乔一帆格外的担心自己的胃。

他下个故事发生的地点就在这个国家,他在来这所国家之前心里就有了大纲,形形色色的配角他都有了设定,唯独最重要的主角无论怎样去描写都觉得不满,所以他才决定切身来到这个国家,寻找能给他主角的感觉的人们。

只是过了一个礼拜没有什么明确的进展,唐人街太远,乔一帆觉得这几天吃垃圾食品吃到腻烦,再把垃圾食品这么吃一个月下去不知道要胖多少,但是对于普通的英国餐厅他又不敢尝试,而高档餐厅,他不觉得自己要那么奢侈。直到某天中午他在公园采风的时候打听了一家在附近的华人开的咖啡厅,于是决定那里将是自己午餐的解决地。

咖啡厅的地址不算偏僻,装修风格偏向于森林的感觉,木色的主色调,点缀着绿叶,坐在前台的似乎是店主,是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亚裔青年——如果没错的话也是中国人,他看起来十分温和,正在低着头在本子上画些什么,在听见有人开门的时候便关上本子,抬头说了一声“welcome”。

在看见乔一帆的脸后,青年连忙改口道:“欢迎光临……需要点什么?”

靠近那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乔一帆觉得他身上有股莫名的亲和,他把这归因于也许是异乡遇到同类的欣喜。又或许是青年身上有股非常熟悉的气味。

“嗯……你这里,有什么好推荐的么?”

“咖啡的话……销量最高的是这个,Machiatto……但是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摩卡……你平时喝咖啡吗?喝不惯的话可以点甜茶。”青年指着菜单:“主食的话,意面和牛扒都还行……嗯。不过我想你应该喜欢蛋炒饭。”

“咖啡馆也有蛋炒饭的吗?”乔一帆有些惊讶。

青年耸了耸肩:“这是个中国人开的咖啡馆嘛。”

“那就蛋炒饭?再加一杯果茶。”乔一帆把写满英文的菜单放回桌面,对面的青年点了点头:“那你找个地方坐吧?很快就好。”

“嗯,好,谢谢。”乔一帆点了点头,找了个靠窗的座位。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他想,这家咖啡馆给了他很好的灵感,或者说,这家咖啡馆的青年店主也给了他很好的灵感……脑海里之前一直模糊的主角形象突然间清晰起来。

待会……也许可以跟他聊聊?

这也许是这个礼拜最大的收获,甚至……他可以退掉之前的酒店,在这附近找一家宾馆。

当蛋炒饭和果茶被端上来,第一勺蛋炒饭入口时,虽然只有一个礼拜——但乔一帆有一种一辈子没吃上中餐的错觉。

这让他更加坚定他要退掉之前那家酒店的想法——至少他给自己找了家不错的餐馆。

……

就餐完毕,乔一帆正打算前去搭讪,却看见此时正好从门外走进一个中年男子,青年朝他点了点头问了声好,中年男子于是拍了拍青年的肩:“这几天辛苦你了,要喝些什么吗?”

“不用了,这几天在这里除了招呼客人外没干什么别的事。”青年笑着回应,在乔一帆的视角看得十分清楚,在某个瞬间他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这样的笑容。

“还是帮你泡一杯摩卡吧,你不是很喜欢吗?”

“嗯……那谢谢啦,我就不在这坐了……我去那边。”青年说着绕出了柜台,正巧看见站在桌边的乔一帆,朝他笑了笑。

“嗯……那个……现在如果有空的话,可以聊聊吗?”乔一帆觉得这是不可缺失的机会,于是连忙拉住青年的袖子,半晌觉得似乎有些失礼,正想松开手却发觉青年的手覆了上来:“好啊。”

“我之前以为你是咖啡店的店主……现在看起来不是?”乔一帆问。

“嗯,店主是我老师的朋友……就是刚刚那位。他刚刚那几天回了国,这几天我正好没事,就拜托我来照看着店。”高英杰这么解释:“不过……刚刚看着你好像在吃饭的时候写了些东西?是美食评定之类的吗?”

“啊,不是。我算是一个……写手。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给下个作品找点灵感。”

青年的眼神似乎亮了些,他托着脸问:“啊……那找到了吗?”

“嗯……”乔一帆觉得如果说出“你就是我的灵感”这种话太过于奇怪,又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于是问道:“啊,对了……请问怎么称呼你?”

“高英杰,”青年用手指在桌上写了一个“高”字:“你呢?”

“我叫乔一帆。”

交换了姓名后,他们聊了很多,乔一帆发现他与高英杰聊得意外的投机。比如说,他也看自己最喜欢的作家的书,他也听自己喜欢的乐队的歌,他很多地方都与自己投机得不像是初遇。

那句话怎么说呢,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突然的,高英杰看着乔一帆的左手上的手链,眨了眨眼睛:“你的手链很适合你。”

“嗯……谢谢,我很喜欢它。”乔一帆用指腹轻轻的抚了抚手链上的纹路,高英杰笑着问:“很重要的人送的?”

“嗯,算是很重要的。”粉丝嘛,虽然乔一帆已经记不真切那个人的长相了,但是既然是喜欢着自己的人,就是对自己很重要。

高英杰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乔一帆,乔一帆迎着这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悸动,他似乎觉得这双眼里好像藏着万语千言,而乔一帆无从翻译,却又被那神秘的符文给吸引。

所以说,大概是这样的原因驱使着乔一帆就这么跟着第一次见面的高英杰去了他的出租屋。事实上只是乔一帆问了高英杰附近的宾馆,高英杰就随口说了一句不如去他的出租屋住。于是他就真的来了。

他甚至不知道高英杰就读的学校,就与自己的性格极为不符的冲动的退了酒店这么跟着他去了他的出租房。高英杰所居住的短租房是个单人间,一室一厅,还有一个独卫。看起来是个非常精致的独居房。

是。

独居房。

乔一帆把行李放在了高英杰的卧室,他踏进卧室的一刹那,闻到一股清凉而干净的香味,乔一帆觉得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他想起来为什么对高英杰觉得那样亲切……这似乎是梦中出现过的香味。

原来真的会有喷香水的男性吗?

乔一帆拿起那瓶香水端详了一番,恰巧被高英杰看见,于是高英杰说:“这是一个朋友送的……嗯,她说是鸢尾花、紫罗兰还有香柠檬的味道……闻得出来吗?”

“啊……其实我对花香不是很敏感。”乔一帆放下了手中的香水。

“我想也是?”高英杰一副了然的模样,然后问道:“你喝些什么吗?”

乔一帆摆摆手:“不用……嗯,话说,如果我住在你这里的话,房租怎么算?”

高英杰的回答却让他意外:“不用算。”

“啊?”乔一帆觉得困惑。

“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找个机会告诉你。”高英杰笑得狡黠,乔一帆一时间有点失神,正在此时,乔一帆觉得手心传来冰凉的触感,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的手里被塞了一把钥匙。

“有的时候我要去上课,如果你要去采风的话……有一把钥匙比较好?”高英杰这么解释着:“嗯,如果你有灵感要写东西的话……就在这里就好。我尽量不打扰你。”

“哦……谢谢。”除了道谢乔一帆不知道说什么。

“没事的,你接下来出门吗?”

“不了,我下午想整理一下我的灵感。”乔一帆这么说着从包里抱住他的笔记本和电脑。

“有什么事可以叫我哦,啊,这里的wifi密码是mh03151007”

乔一帆在输入这段密码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有一种隐秘的错觉忽然涌起,随即因为太过于不现实再让那股错觉落下,输入密码的时候手都在抖。

他听见高英杰的补充:“是我和我暗恋的人的生日。”

乔一帆不知道高英杰这句补充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说了句:“真巧,我的生日也在十月七号。”

当巧合积攒到一定的程度,就有怀疑这是刻意布置的必要。然而乔一帆并没有怀疑人的习惯,他欣然接受了一个个接踵而至的巧合。

高英杰的表情乔一帆看不透。

“是啊,真是好巧。”他只听见高英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留下一句:“那我去客厅了,不打扰你了。”

乔一帆目送高英杰离开卧室。

明明自己才是客,竟然在他的卧室桌前理所当然的坐着,而高英杰身为主竟然说着不打扰自己去了客厅。

——真是奇妙。

今天是什么日子,几个小时之内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乔一帆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都还觉得这一切太玄妙。就像至今还觉得之前喝下的果茶的味道还在舌尖尚有余味。

 

高英杰坐在客厅,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决定完成作业的时候,发现右下角闪烁着的头像。

小别哥:听房东说你刚带回来了个男人啊

小别哥:怎么 你不追你那个暗恋多年的写手大大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我见到他了

-:他现在在我房间里

小别哥:wtf????

小别哥:怎么拐到的?

小别哥:【还有这种操作.jpg】

-:他今天去林杰哥的店吃饭

-:我看见他第一眼就认出他了

-:吃完饭后他还主动找我聊天了

-:他要跟我一起住了有点紧张【害羞】

小别哥:卧槽……那你怎么做到把他骗去你房子里的

小别哥:英杰,想不到你人面兽心

小别哥:你是不是想趁夜深人静做点什么爱做的事

小别哥: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高英杰

-:小别哥你手速慢点啊……

-:我什么都没做啊……

小别哥:现在没做是因为还没到晚上

小别哥:你运气为什么这么好?【掀桌】

-:不说了小别哥我还有作业没完成呢

 

高英杰关闭了与一同过来做交换就住在对面的刘小别的聊天记录。决定还是先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高英杰实质上是认识乔一帆的,准确来说,高英杰是认识一寸灰的。从很久以前,一寸灰还没有被兴欣签约,高英杰隐约记得那好像是高中的时候,当时风靡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他就是在荣耀论坛上认识的一寸灰,他那时候写的都是一些角色间的小故事……高英杰每次都会默默的关注着每一次更新,用小号去给他刷评论,积攒了两三年,高英杰一直到高三的那年私信给一寸灰他为他画的相关剧情的图片,还有一封让他措辞良久的告白信。可是,他等了很久,一寸灰都没有回复他,而那次后,他也再也没看到一寸灰再更新,高英杰做过很多不好的猜测,一直等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一寸灰还是没登录过。

那段时间高英杰郁闷了很久,再之后,他自己也没有再登录过荣耀论坛,后来过了很久,他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熟悉的“一寸灰”三个字,再之后,沉寂多年的种子突然破土,慢慢的开出了花,就在刚刚不久前,他觉得,也许是时候结果了。

这么想着,高英杰下笔的速度也更快了些。


20 Jun 2017
 
评论(9)
 
热度(112)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