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百日高乔/DAY5】和恋人好不容易的同居生活被熊孩子打扰该怎么办!

无文笔 有ooc 想着挺有趣的写着挺无聊的……并不知道是未来的哪个赛季的夏休期发生的事情……

以及恭喜高乔tag破三千www

 ============================================

   高英杰侧躺着看着自己的小侄子正躺在他和自己的恋人中间,觉得自己很委屈。
   明明他们两个人现在应该在做更加有趣的事情的才是。
  高英杰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的。
  事情要从今天上午开始说起,那一天的乔一帆一大早就来到了他家,这是他们难得的夏休期,也是他们难得的共处机会,高英杰原本打算得好好的,在家里黏着乔一帆待上几天的,结果黏着一半呢,家门就毫无预警的被高英杰的兄嫂敲开了,原来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们要去过他们的二人世界,就把这熊孩子塞到了自己家了。
  好吧,他们俩要过二人世界所以就让这熊孩子来打扰自己和一帆的二人世界了。
高英杰十分无奈的让小侄子进了屋,小侄子敏锐的看见沙发上还坐了个人,于是问:“小叔今天有客人吗?”
  “他不是客人,你才是客人。”高英杰揉了揉小侄子的脑袋,此时的乔一帆正窝在沙发上看去年的比赛录像剪辑,听见声音抬起头来正巧看见高英杰领着个小家伙走了过来,于是朝高英杰问:“你还有弟弟吗?”
   “不是,是侄子。”高英杰悻悻的坐回了乔一帆旁边,扔了一个游戏机给他的小侄子:“你随便玩儿吧。”
  小侄子刚接过游戏机,接着倒是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高英杰的腿上,高英杰就差没把“我求求你不要当电灯泡去房间里玩好吗”写在脸上,但他又不能真的把他的小侄子扔出去,乔一帆看见高英杰这副表情,不经觉得好笑:“怎么啦?”
  “我不知道他要来的……”高英杰垂丧着脸,想往乔一帆那儿靠得更近些,才挪了一点儿,腿上的小家伙就开始叫嚷了:“我在打怪呢!乱动会失手的!”
   乔一帆看了看小家伙的游戏屏幕,随即回过头问高英杰:“他玩荣耀吗?”
  “他太小了。”高英杰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很快又叫开了。
  乔一帆明白高英杰说的什么意思,小家伙看起来也就大约七八岁的模样,那种游戏的确不太适合这个年龄层次。
  小家伙就在高英杰的腿上坐了半晌,玩累了就把游戏机一扔,抬起头眨着眼睛撒娇着说饿了要吃东西,乔一帆见高英杰腿上还坐着个孩子,便主动起身帮忙去拿了些零嘴。
  乔一帆自然不是第一次到高英杰家,事实上他对于高英杰家的格局就跟对自己家一般熟悉,正在乔一帆起身离开的时候,敏锐的小家伙就神经兮兮的凑到高英杰的耳边问:“那个哥哥是你的姘头吗?”

  高英杰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坏掉了,他没法想象这句话是从他小学二年级的小侄子口中说出来的——这孩子刚刚在说什么?我听错了?

  见高英杰没有反应,小家伙还非常贴心的重复了一遍:“就是姘头呀,女字旁加一个并字的那个字,头是这个头。”说到这,小家伙还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好了,确定不是自己的耳朵的问题,高英杰明明都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却还是不住红了耳根,半晌才吐出一句话:“……谁教你的这个词?”

  “妈妈看的电视剧!前两天刚刚大结局的那个!”小家伙还一副言之凿凿的模样。

  “……你要不要再打一盘游戏?”

  “不要!我刚刚打过啦,小叔你不要回避这个问题!”小家伙倒是执着,从高英杰的大腿上跳下来,一副审讯官的样子直视着高英杰,见高英杰一直默不作声,仿佛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似的,伸出小拇指一副认真的表情:“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们拉钩。”

  小家伙看高英杰毫无反应,便自己伸出小指勾住高英杰的小指,一边还念着童谣,仿佛是个咒语真的彼此定下了一个保密契约一样。

  这时乔一帆真好拿着果盘盛着些零食回到客厅,正巧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维持着一种微妙的拉钩姿势。

  “一帆……”高英杰犹豫着开口。

  “嗯?”

  “……”一言难尽。由其还是当着这小家伙的面。

  高英杰最终还是选择沉默,多年的相交乔一帆不难看出高英杰的欲说还休,只是乔一帆竟然没能一下读出这会儿高英杰想说的话。两个人的视线碰撞了好一会儿也没碰出个所以然来,高英杰无意瞥了一眼挂着的时钟,倒是找了个好的独处借口:“啊,是时候要做晚餐了,一帆过来帮帮我吧。”

  乔一帆刚想应下,结果不安分的小家伙又发话了:“那我呢?”

  “切菜会伤到手的,你就好好在客厅看会儿电视吧。”高英杰揉了揉小家伙的脸,随即站起身朝乔一帆走去,却不想小家伙却没能顺着他的意:“电视我都看过了,哥哥陪我聊聊天吧。”

  不能打孩子,不能打孩子,不能打孩子……

  纵使是高英杰这样温吞的人也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刷起了弹幕,乔一帆很显然不会是一个会拒绝别人的人,尤其对方还是会卖萌的孩子。

  “没关系啦,我还是能应付小孩子的。”乔一帆看着高英杰一言难尽的表情,轻声安慰着:“再说和英杰的家人,我也该刷一下好感度呀。”

  “哦……”这个理由很充分。高英杰却心想,但愿那个小家伙不要拉低了自己在乔一帆心中的好感度才好。

  于是高英杰还是不情不愿的自己进了厨房,一个人就一个人,又不是没有一个人做过菜……只不过一想到乔一帆在外头就心痒得很。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能够从嘴里吐出“姘头”这个词的小家伙还能吐出什么奇怪的名词。

  在客厅的乔一帆坐在了小家伙的旁边,小家伙是个自来熟,在乔一帆问了几句姓名年龄的客套话后就开始反问,似乎是想要帮他的小叔好好的观察一下他的“姘头”的意思:“哥哥也是打游戏的吗?”

  “嗯。你也会看他的比赛吗?”

  “想看呀……但是我爸爸不让我看,”小家伙的语气似乎有些低落,但很快又欢快了起来:“但是我看过小叔打别的游戏呢,他好厉害的。”

  “嗯是呀,他很厉害的……你们玩的什么游戏?”

  乔一帆原本以为怎么说是格斗系的游戏,再不济也可能是陪着小孩儿玩什么超级玛丽之类的,结果小家伙说的竟然是某著名……女性向恋爱游戏。纵使乔一帆本人没有玩过,但是这名字他还是听说过的,他记得沐橙姐之前似乎还做过这个游戏的直播。

  乔一帆凭借他的素养尽可能没有笑出声,仿佛发现了自己恋人一个了不起的一面:“怎么个厉害法?”

  “小叔可以不看攻略一次过呢。”

  “那可真……挺厉害的。”乔一帆这回是没忍住真的笑了出来:“不过你们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啊?”

  “哦!这个说来话长了……这个游戏在我们班的女生中很流行的,但是她们都过不了,所以我就叫小叔帮我啦。我当时还录了像呢。”

  “诶?还有录屏吗?”

  “是呢,我们班的女生看了后都可喜欢小叔了呢,下课都围着我问我小叔的事情。我回去找得到的话要不要发给你看?”

  “好啊。”乔一帆一听乐了,发现自己get到恋人除荣耀以外别的游戏的技能点,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起打游戏也多是玩荣耀,偶尔会玩玩别的联机游戏,空闲的话还会开个直播,但是怎么说也不会涉足恋爱游戏这个区域的。

  “对啦,哥哥你有你们比赛的视频吗?我想看!”

  这会乔一帆却没有抓住重点:“嗯有是有啦……但是等等,你叫英杰小叔却叫我哥哥总感觉很怪呢。”

  “那……那我叫你叔叔吗?”结果小家伙还真的接了茬。

  “诶……那就算了……”

  “或者说婶……唔,什么时候可以看你们一起打游戏呢?”

  “诶……那你要问问你小叔啦。”

  “小叔家有两台电脑呢,正好我可以看你们pk!”小家伙来了劲,自顾自就定下了晚饭后的日程,兴奋得手舞足蹈:“那现在看比赛视频吧!那种哗!唰!哈!的那种!”

  正在厨房的高英杰听不清外头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心中觉得莫名的焦虑——那个小混蛋会不会又说出什么了不起的话,啊,为什么他现在不在一帆身边,啊明明只有几步之遥而已……

  就在高英杰的发散性思维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在背后轻轻的推了推他:“你在想什么呢,快糊了。”

  “诶……一帆你……诶,那个小家伙呢?”

  “看客厅视频呢,”乔一帆接过高英杰手中的锅铲:“可以熄火了。”

  “嗯……诶,他刚刚,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东西?”

  乔一帆闻言倒还是真的认真思考了会儿,想到了什么,随即笑着回应:“说你玩过……嗯,那个恋爱游戏算奇怪的东西吗?”

  高英杰红着脸连忙摆手解释:“不是那样的!是他有一天说有个游戏过不了要我帮忙……我也不知道是那个!”

  “听说是无攻略一遍过呢,”乔一帆的笑意更浓了些:“英杰果然是什么游戏都很厉害。”

  “不……不是啦……”高英杰自暴自弃的想,这种一年前的黑历史本来自己都快忘记了,偏偏在今天……偏偏在今天被自己的恋人知道了。

  高英杰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个洞钻进去。

  “他说想看我们pk。”乔一帆调笑了两句便转移话题了。

  “那让他自己找录像去看。”高英杰语气都跟泄了气似的。

  知晓恋人的情绪,乔一帆轻轻的拍了拍高英杰的后背:“你不想打吗?”

  ……想。与其被那个闪闪发光的小电灯泡打扰做别的事还不如让他乖乖的坐在旁边看他两打游戏呢。挺好的,荣耀和乔一帆。都是他最喜欢的了。

  

  真的等到吃完饭两个人坐在电脑前,另一个小家伙搬了个椅子在旁边看着,他两还真有些不自在。这种感觉跟在赛场在、在训练中,或者是在异地的pk都不一样。

  不过两个人好歹也都是相当出色的职业选手,也都很快的进入了角色,起初小家伙还看得十分起劲,但是两个人一旦进入角色就完全忘记了后边还坐着一个小观众,刚打完一场呢就马上开了第二场,完全没有歇会儿给后面的小观众解说一下的意思。

  小家伙本来还想扯着两个人跟他聊聊天呢,结果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无视他,小家伙因为没人跟他互动就趴在卧室的床上选择自娱自乐了。

  网络使人冷漠。

  小家伙无聊的趴在床上揉了揉魔道学者和鬼剑士的玩偶,又转了转搁在床头柜的魔方,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又去寻找别的乐子了。

  于是他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像口香糖的东西。

  嗯,苹果味。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小叔小叔!这个可以吃吗?”

  没理他。

  “小叔!”

  还是没理他。

  “小叔我想吃糖!”小家伙跑到高英杰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

  这时屏幕里正赶上魔道学者正在空中盘旋着,高英杰的眼里现在只有那个布置着阵法的鬼剑士,于是就随意的应和了声。

  乔一帆先意识到了不对:“你的卧室还会放糖吗?”

  “啊?没……”高英杰瞥了一眼,看清楚小家伙手里拿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他接下来差点把键盘摔了:“……等等!那个不能吃!”

  屏幕里魔道学者的星星射线,正好糊在了鬼剑士的脸上。

  嗯……超薄苹果味。袋子上还有品牌的logo,以及袋子里圆环状的凸起。

  “这个,不是吃的,”高英杰连忙收过侄子口中的“糖”,一边推着小侄子出了卧室:“客厅有别的零食,你去吃那些……”

  乔一帆开始刚开始并没看清那小家伙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结果低头一看还敞开着的床头柜的抽屉,算是看明白了那所谓的“糖”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吧,超薄,苹果味。旁边还有一瓶相同牌子的润滑油。

  乔一帆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关上了抽屉。

  他觉得他现在也许可以趁着魔道学者还在空中划水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后来,高英杰和乔一帆难得的早睡了一次,大概是因为那个年纪的孩子还不擅长熬夜,在不到十点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提前睡着的孩子正正的躺在大床正中间,生生的把两个本该睡在一起的人分了开来。这孩子睡得还不安分,要么就踹这边一脚,要么就踢那边一下,到最后两个人都没能如愿的睡着。

  “所以以后还要养孩子吗?”高英杰轻声问。

  “嗯……其实还好?”

  “那也要养一个乖一点的……”

  “好啊,听你的。”

  那天他们都睡得很晚,大概是想了很久以后的事情。

  其实如果真的孩子还算不错?只要……只要稍微安分一点儿就好了。

 

  第二天的中午,高英杰的兄嫂才来把小家伙给接走,小家伙临走前,还一脸神秘的对高英杰说:“我知道你是小气鬼,那个糖你藏着是不是只给你的姘头哥哥吃?”

  养个小孩真的好吗?

  高英杰陷入了怀疑。


04 Jul 2017
 
评论(16)
 
热度(186)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