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百日高乔/DAY27】exchange·2032(2)

是爆字数的一更【

上一章走这里:第一章

====

乔一帆正与高英杰并排坐在沙发上,似是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乔一帆刚刚坦白了今日莫名的遭遇。高英杰在听了乔一帆的解释后,满脸的难以置信:“所以……你是说,你是十年前的一帆?”

乔一帆低着头,嗯了一声。高英杰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的模样道:“那……电视剧里说的是不是kiss就可以换回来?”

……电视剧里明明是互换身体的两个人kiss才奏效啊!难道还要他上哪儿去找十年后的他自己去kiss吗?

原先还以为只是身为恋人的高英杰稍加恶劣的玩笑话,结果对方倒是真有俯身亲来的意思,乔一帆躲也无处躲,只好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闭了眼,只是这时忽然有音乐声响起,乔一帆心道这个年头现实中已经有的bgm这么高科技的东西了吗,还没来得及细想,约莫是感受到身边那个人似乎是稍稍让了位,乔一帆才慢慢睁开眼,结果身侧那人却完全没有移动的意思,两个人就那么对视了几秒后,高英杰才问:“一帆你……不去接电话吗?”

“啊……?”乔一帆这才后知后觉的站了起来朝卧室走去,心想这原来是自己的电话铃声么,什么时候自己的口味变成这样的了,铃声已经响起了第二次,乔一帆才对着不太熟悉的名字划开了接通,就“喂”了一声,对面的女声就风风火火的喊了起来:“乔哥乔哥我们队长在吗!”

乔一帆没太听懂这话的意思:“啊……?”

“队长手机怎么是关机呢,我这不是打不通才打你的电话嘛……我们队长不在家吗?”

“你是说,找英杰?”乔一帆猛然想起姑娘口中的“队长”应该是高英杰,那这姑娘八成就是早上百科里那叫万筱婕的现任队长了。

“是的呀……呃,难道队长还没起床吗?”对面迟疑了一下才又试探性的问了句:“那个……乔哥,我没打扰你们休息吧?”

17岁的乔一帆还没适应有后辈这件事儿,在他那会儿,微草上下在他眼里就只划分成“前辈”和“高英杰”两个部分,现在电话那头的小姑娘一口一个“乔哥”叫得他万分不适应,而对于小姑娘的后半句也不做他想就匆匆回应了一个:“没有没有,我这就把电话给他……”

把手机递给高英杰的时候乔一帆还在想,原来高英杰假期喜欢赖床这件事已经连后辈都知道了吗。

单从高英杰说的话并不能推测出通话内容是什么,乔一帆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听着高英杰诸如“好啊”“可以”之类的词句,旁听了会儿终于在对话中听到自己的名字——“那我和一帆现在一块儿去你那去帮你?”

和自己还有什么关系吗?

高英杰不久便挂下电话,把手机塞回了乔一帆的手里,朝他笑了笑:“一帆,我们一起去个地方?”

“去哪?”乔一帆摸不着头脑。

高英杰的笑意愈发浓郁:“当然是你很熟悉的微草俱乐部啊。”

微草俱乐部啊,那别说熟悉了,他昨天晚上都还睡在那里呢,说起来原本今天还要去跟英杰去看电影来着呢……昨天熬夜补完的前三部剧情,约好了今天要一块儿去电影院看第四部,结果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

不过,说起来,十年以后的微草俱乐部,他还真的挺好奇会长成什么样呢,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要去干什么,至少故地重游——虽然对于他而言还算不上故地,但是去逛逛十年后自己所待的战队面貌也是好的。

虽然说……

乔一帆还记得早上刷百科没有发现自己名字的那件事,他不敢妄自揣测自己的未来,但是如果是……能和英杰结婚的关系,至少,境遇应该总不会太糟糕吧。

——如果真的不能在微草战队成为选手,那也许后来成为了什么技术工作人员?或者是工会管理?

坐在车上,乔一帆一路上想了很多关于自己未来身份的可能性,思来想去也觉得没有一个靠谱,高英杰瞥见了乔一帆脸上的神色,高英杰想,他似乎是见过的,就在乔一帆要离开微草的那个赛季,他时常会为自己能否留下而担忧,那时候稚嫩的高英杰就跟着他一块忧心忡忡,尽管此时的高英杰早已看开,回想起那时候还是有些难过。

高英杰这才有点儿真的相信他身侧的恋人的里子真的住着十年前的灵魂,之前还当是恋人开的玩笑,但是种种迹象表示,似乎是真的,这会儿高英杰也有些混乱了,身边的恋人还没成年呢,自己早上大概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大概?

“英杰,要红灯了。”听闻乔一帆的提醒,适才也跟着浮想的高英杰也连忙回过神来,当下果然还是开车要紧。

高英杰于是踩下刹车,正巧红灯亮起,笑说:“一帆的指挥果然一直都这么好的。”

乔一帆无从猜测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久引擎再次启动,乔一帆往窗外往去,十年的时间果然足以改变许多,原先就繁华的都市看起来比以往更加昌盛,不多时车就已经开入微草俱乐部的地下停车场,这倒是和十年前无异。

乔一帆便跟着高英杰进了微草大楼,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就连趴在草坪上休息的猫都与十年前类似,大楼内的装潢没怎么变,但应该是稍微的小幅度装修了一下,乔一帆这才问:“咱们去哪儿?”

“去训练室啊。”

“训练室……不是在楼下吗?”乔一帆不可能记错,昨天他才跟高英杰去了训练室做了加训。

高英杰解释:“啊……几年前就改地方了,现在那楼都改成练习生的宿舍了。”

“哦……”也是了,十年,足以沧海桑田了,换个位置也是再不过的事。

进了训练室后,乔一帆才发现就一个小姑娘在一台电脑前坐着,听到了开门声连忙摘下耳机转过身来,欣喜道:“啊,你们来得好及时!诶……队长你真带乔哥来了?”

高英杰拉着乔一帆在哪个姑娘旁边的两个机位坐下:“是啊,反正都是一家人嘛。”

也不知道这个“一家人”高英杰指的到底是哪个意思,乔一帆耳里和万筱婕耳里是两个意思,万筱婕了然:“队长夫人你真好!boss还有十分钟开盘,最近别的工会咬得可紧了,这不是没办法才叫你们帮忙嘛……”

“队长夫人”这个词听得格外刺耳,乔一帆选择默默戴上耳机,半晌才意识到什么,问高英杰:“那个……账号卡呢?”

“哦,这个啊,我已经准备好了!给!”万筱婕伸出手越过高英杰递了张卡给乔一帆,乔一帆刚想伸手接,就被高英杰拦了下来:“现在还有刺客卡吗?”

“要刺客干嘛……” 万筱婕起先还觉得莫名其妙,但随即反应过来:“啊,莫非你们是在返璞归真吗?”

乔一帆更莫名其妙,为什么会把他用刺客形容成“返璞归真”,他在接受刺客账号卡之前的确是玩过别的角色的,但是相对于刺客而言,那个职业才应该是“真”才是啊?

乔一帆想不明白,看了一眼高英杰,高英杰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是示意他不要乱想,万筱婕动作快,很快就翻了张刺客账号卡递给了乔一帆。

乔一帆原来还想问些什么,但是boss很快就已经要开了,他只好先投身入荣耀再说,他听见高英杰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一帆,要不你来指挥?”

乔一帆猝不及防,满脸问号,且不说十年以后自己担任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至少指挥工会打boss这种事……他从来都是跟着团队一起打的啊?突然间让自己来指挥是什么意思啊?

看出乔一帆的迷茫,原本也只是个玩笑话,高英杰随即自己任了指挥的职,一边指挥着工会的各类职业在一边拉着怪,一边以奇怪的轨迹朝另外一个阵营飞了去,一边示意乔一帆偷袭。对面的剑客大喊了声:“你们微草什么时候有刺客了?”

“你猜?”

魔道学者绕了个弯又折了回去,乔一帆喊了一声英杰的名字,结果被那个剑客给听了去,开始缠了过来:“小乔前辈?你怎么就和小高前辈狼狈为奸了?你怎么玩的刺客啊?这是你们的情趣吗?”

什么和什么……这个剑客到底是谁?他们很熟吗?

乔一帆试图让他的刺客逃离剑客的追踪,结果剑客不依不饶的跟了上来,好在中草堂阵营中钻出了个人跟那个剑客缠上了,要不然后果难料。乔一帆调转视线,却没有发现高英杰的人,只好问了声英杰你在哪儿呢,循声望去高英杰正在他头顶盘旋着。

看清楚了人的位置,乔一帆就同他配合了起来,果然和高英杰的配合总是有难言的默契,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的指示他们都能顺着对方的意思出招。

可惜的是刺客不是很趁手,但以乔一帆的能力,在网游里也绝非逊色,不过如果是用另一个角色就好了,那该是发挥更加强大的配合了。高英杰这么想着,却还是没有停止对这场boss争夺战的指挥。

十年后的英杰是这样,那么十年后的我呢?

乔一帆咬紧牙关,决定还是暂时先不要想这个事情,先把boss抢到手要紧。

这场团战混乱得很,但终究被中草堂占了优,最终结果出来的时候高乔二人才舒了口气。万筱婕在旁边叫好:“想不到队长夫人你用刺客也这么厉害的!”

乔一帆一下失语,心里对“队长夫人”这个称呼还是有点儿不能接受,即便他大致也知道了他现在和高英杰的关系,可这个称呼……管一个男性叫“夫人”还是怎么听怎么怪吧。

高英杰也知晓这个,就示意万筱婕不要再说,正好是到了中餐时间,便问:“你是说要请我们吃面来着吧?”

“当然啊,你们吃十碗都请呢,走吧!”姑娘做事也雷厉风行,关了门便领着两个高她好多的男人去了面馆,到了微草楼下的面馆乔一帆才觉为什么这姑娘之前在百科上看得就那么眼熟呢。

敢情是面馆老板的女儿啊……

乔一帆望着万氏面馆的招牌陷入沉思。

 

这天过得还算有意义,吃了午餐后乔一帆就托着脸看着高英杰和对面的姑娘关于“微草建设”问题聊得投机,他也许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到底还是没说,他搞不明白自己的立场,虽然稀里糊涂的帮着高英杰抢了个boss——不过说到底还是微草的嘛。

不知道那两位微草队长到底聊了多久,万筱婕才后知后觉的问:“不过啊队长,虽然说乔哥算你的内人,那我也不把他当外人了,可是万一他把我们的机密透露给沈扶桐了怎么办?”

神tm内人……乔一帆心里默默拉黑这家面馆。以后再不来了,再好吃也不来了。

不过……沈扶桐又是谁?

乔一帆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呢,就收到了备注为沈扶桐的人在QQ上连发了好几张表情包过来,基本上是各种哭天喊地,最后还连着发了好几条“嫁出去的队长泼出去的水!”“一帆前辈你怎么能忘了娘家!”“我们可怜兮兮的娘家人被你夫家人怼得好惨的!”之类的信息。

综上所述,所以大概,自己应该后来是转会了?

不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娘家和夫家都是什么啊。

乔一帆还是选择关掉了对话框。

 

就这么过了一天,还算充实,除了乔一帆不太能接受自己和高英杰的关系以及对自己未来何去何从的迷茫以外,其他方面倒还是接受得坦然,哪怕就算跟高英杰是这种关系,其实,除了早上莫名其妙的早安吻外……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不……其实还是有的,大概。

“那个……要不,我,我还是睡沙发……比较好?”乔一帆夜间穿着睡衣站在早晨醒来的大床边,有点儿别扭的问。

“可是,会着凉的啊。”高英杰望来的眼神看起来清澈得很。

好的所以还是睡上来了。

乔一帆尽可能的往床沿边靠,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紧张的,明明以前也一起睡过啊,昨晚就是一起睡的呢,可是吧……

高英杰看着哭笑不得:“你也没必要那么怕我吧?翻个身就会掉下去的。”

乔一帆置若罔闻把头埋进被子里装睡了,高英杰也相当无奈,只好先关了灯,等乔一帆差不多睡熟才把他轻轻的往自己身侧拖了过来。

总之他现在对于他的乔一帆真的和十年前的乔一帆互换了灵魂这件事,即便是多么难以置信,却也不抱任何怀疑了。

也许睡一觉就好了,醒来就会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而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太荒唐的梦。

乔一帆入睡前模模糊糊的这么想。

26 Jul 2017
 
评论(9)
 
热度(136)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