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百日高乔/DAY31】exchange·2032(4)

给旅游不忘肝文的麦子打个call!



高英杰的自然醒格外的早,也许是因为顺着乔一帆的作息而连续两天充足睡眠的缘故。
高英杰侧过身子朝乔一帆的方向望去。
今天高英杰的恋人回来了吗?
好像也没有。
高英杰不知道这两个乔一帆到底要互换多久,总之眼前这个睡得离他一天比一天远,而且睡得早起得也早,最让他不解的是他睡觉竟然还穿着牛仔裤,皮带都不带解的那种,生怕自己对他做什么似的。无论自己夜里把他扯得多近,醒来的时候他都是离得远远的,明明在一张床上,跟隔了银河似的。
委屈死了,我的一帆什么时候回来啊……
高英杰轻轻叹了口气,把乔一帆垂到床下的胳膊和大腿抬了上来,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再往床中挪了挪,这个动作是小,但事实证明无论何时的乔一帆都是个浅眠的人,还是被他这些小动作弄醒了。
“……”
“……”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姿势暧昧得持续了几秒钟,考虑到十年前的恋人的羞耻心,高英杰连忙放开乔一帆,匆匆的解释:“我刚刚……只是看到你快摔下床了,就稍微帮了你一下……没别的意思!”
乔一帆揉了揉眼睛,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说话,转了个身扯过被子背对着高英杰似乎是继续睡了。
什么时候沦落到连碰一下恋人都要解释半天的地步了?高英杰伸手拽过了手机,时间还早,高英杰让自己砸回了床上,要是搁以前,至少三天前,他还可以抱着恋人贴着他的身体交换一个早安吻,随着心情共同赖床或者去晨练,然后开始幸福美满的新的一天的……
自己十年前是怎么安然的跟乔一帆睡在一张床上的?以前为什么会这么熟练?他们以前有他们现在睡得多吗?
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当年是怎么偷偷的吃一帆豆腐还没有被一帆讨厌的,这么想着高英杰也扑向床,滚了一圈到乔一帆身后,假借用被子的名义又往乔一帆的身边靠近了些,但是接下来的情节似乎有点不太妙,他的脑袋还没能成功蹭到乔一帆的后颈,另一个部位就先蹭到了乔一帆的身体。
……高英杰晨勃了。

乔一帆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戳着他,缩了缩身子,犹豫着开了口:“你……经常这样?”
“没没没——没有!”高英杰往后退了一点儿,不知如何开口,对十年前未经人事的恋人说实话未免有言语骚扰的嫌疑,而且这事也不是他控制得了的啊……他原来真的就只想蹭蹭乔一帆的后颈来着。
算了,还是……自己解决?毕竟……要是给十七岁的恋人留下心理阴影可不好,万一造成什么不可磨灭的后果他穿越回去不理十七岁的自己了怎么办!这不就直接导致be了吗?
太难过了,哪里有恋人就在旁边还要自己解决的。
高英杰不情不愿的爬下了床,却听见乔一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循声望去,只见乔一帆悠悠的裹着被子坐了起来,饱含着某种情绪的问了句:“你去哪儿?”
“去厕……”高英杰看着乔一帆努力忍住不上扬而有些抽搐的嘴角,几秒后突然笑了起来,原本莫名其妙的事儿高英杰看来心中却全是柳暗花明的欣喜,连忙住了口。
——他的一帆,回来了。
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什么原因,高英杰激动的直接朝乔一帆扑了过去,动作快准狠,饿狼捕食一般的,直接导致乔一帆的后脑勺被床头板给磕了一下。
“啊……我帮你揉揉?”虽然是征求意见的问句,可是高英杰从来都不会等到答复才行动,直接揽过乔一帆的脑袋揉了起来,乔一帆伸出手来熟稔的拍了拍他的背脊,与他形成了拥抱的姿势:“我没那么娇贵呢,你先起开。”
高英杰闻言便松开了手,改为双手撑着床头板的姿势,双眼就像是写着“委屈”二字,不忿道:“一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一帆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醒来就发现回来了。”
高英杰哪管那么多,捧起恋人的双颊便是一顿深长的亲吻,乔一帆揽过高英杰的肩膀,熟练的回吻,跟他们之前的每一次一样,高英杰空出一只手扯开阻隔着他两亲热的被子,灵魂与身体契合的乔一帆自然而然的张开双腿。
一个绵长的吻结束,乔一帆一面抹去嘴角的唾沫,一面调笑道:“你不是要去厕所吗?”
“不去了,有你哪儿也不去。”高英杰说着去解乔一帆的腰带,乔一帆顺着床头板滑下,仰头问到:“这两天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可憋屈了。”高英杰一边往床下扔刚刚脱下的牛仔裤,他从前从来不往床下扔衣物,这次约莫真是急了,乔一帆轻笑了声:“那我为什么穿着你的衣服?”
“那是你自己选的!何况这件本来就是你买给我的啊。”高英杰说的不错,他与乔一帆的身高从来差不多,衣柜就一个,一堆衣服挂在一起,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兴致分那件是谁的,昨天的乔一帆就是就着自己的喜好挑了件T恤穿的,而那件衣服正是乔一帆在某年买给高英杰的生日礼物,衣服算是定制的限量款。他们互相给对方买过不少奇怪的衣服,这件算是难得正常的一件,当时他们还是异地,刚交往不久,高英杰收到的时候看着送件人的名字写着“高英杰的男朋友”七个字心情复杂,从此以后他们互相给对方寄东西都是用什么“乔一帆的一生挚爱”、“高英杰的亲爱的”之类黏糊糊到小别看了会沉默,文逸听了会流泪的称谓,到后面得交往得越久,就怎么恶心怎么来,陈果就曾经帮乔一帆签收过一个来自“乔一帆的小甜心”的包裹,当时还想着什么粉丝这么过分,这种称呼用着不怕偶像看到恶心到吐吗,后来在得知这是高英杰的包裹时,陈果暗自猜测,现在的垃圾话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不过那件衣服也被脱了下来,高英杰快忍不住,但是这种事儿还是急不得,只得探出手先去够床头柜里的润滑油,为乔一帆做着扩张,乔一帆眯着眼睛,十年前的自己哪里会想到、哪里敢想会有这么一天,十年前的自己要是提前预知了这一切会怎么样……
十年间,心境早就变了吧。
不知道换回去的自己看到他在手机里的留言会怎么想呢。
等到穴口已经足够容纳三根手指,高英杰熟悉的热度进入了他的体内,说不上久违,三天前的晚上还有过类似的感触,不过这次乔一帆默许高英杰不带套进入他的身体。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的人似乎总是精力更旺盛一些,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因为高英杰真的压抑了很久,乔一帆被一次次猛烈的撞击刺激得快要哭出来:“你……你怎么回事……?”
“我……我想你……”高英杰一边混乱地亲吻着乔一帆的脖颈一边回复:“很想……”
“这……才几天啊……”乔一帆断断续续的回复:“我们以前,还有两个月没见面的时候呢……”
“那不一样啊!你就睡在我旁边,连碰都不让我碰,我很委屈的!”语毕还象征性的撞击了一下,乔一帆没忍住叫出了声。
他们的晨间活动进行了两轮便宣告结束,末了又交换了个亲吻,似乎是要补回之前欠下来的一般。

趁着高英杰去准备早餐,乔一帆拿出手机,想看看这两天自己有没有错过什么信息。
不看不知道,自己被两个群里疯狂的艾特,一个是兴欣的群,被现役小辈们轮番指责“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痛苦的翻了999+的信息也没看出个所以然,那999+基本上都是重复着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俗语,乔一帆心感莫名,又去翻职业选手群的999+,艾特他是两天前的事了,第一个艾特的是卢瀚文,刷了好几条后其他相熟的选手接二连三的加一搞事,去掉师从黄少天的废话,那些句子的大致意思是——“乔一帆你竟然开着刺客号帮微草抢boss”
“……”
乔一帆的脑内大概已经构想出高英杰诱骗年少无知的自己去帮微草抢boss的情景了。
乔队颜面何在?
于是他们通过协商决定了一个解决方式。

于是,在之后的某天荣耀第x区boss刷新前十分钟。
“……一帆,这样不好吧。”高英杰捏着账号卡,神色纠结。
“哪儿不好,你之前不是诱拐我帮你们抢了boss的,现在抢回来天经地义啊。”
“……可是……我能不能换张账号卡?”
乔一帆义正言辞:“不能。”
高英杰跟屏幕里的小刺客大眼对小眼,几秒钟后选择继续哀求:“可是……我没玩过刺客啊……”
“用魔道谁都知道是你了,你用刺客不是正好吗,跟我十年前的水平差不多。”
高英杰有苦难言:“你太抬举我了……我的刺客水平连训练营都进不了的。”
“别闹了,上吧。快开怪了。”

虽说高英杰不怎么用刺客,但也不是什么也不了解,只不过他掉码掉得比乔一帆之前还快——基本上看到那个操作可观但技能释放感人随时想上天的刺客猜都猜得到是高英杰。

于是当晚职业圈的花边新闻就是,高乔互用刺客号帮对方抢boss大概是他两特殊的情趣吧。

 高英杰关掉职业选手群再次爆炸的对话框,心想,下次再换绝对不要叫一帆帮自己抢boss了,不对……永远不要再换的好。


FIN.


30 Jul 2017
 
评论(13)
 
热度(143)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