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Soul fragrance 7

乔母上线 试试这种助攻型家长【x

咳 本来可以一章作结 我 我又拖长了……也许下一章就结局了吧

日常ooc 日常性格崩坏 

前文走 6

下一章会有什么呢……如果篇幅不够也许就没有了吧【。

====

最近这里总是在下雨。雨虽然不大,但一下就是一整天。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晴天过于常见,乔一帆最近出门都没带伞,虽然高英杰总是说要陪他出来,结果他自己学校里的事情都够他忙得天昏地暗。乔一帆心想高英杰不跟着自己也好,毕竟……

乔一帆收起了礼品盒,向售货员道了声谢,大街小巷的跑了几天,总算买到了这个东西。

售货员看见乔一帆的手链被店里的光打得亮眼,笑着用英文说了声百年好合。

直到他踏出店门的时候出了门才发现早已下起了雨,即便是打了车回家还是免不了湿了一身,收好买回的礼品盒,草草的冲了个澡,以为可以瞒过高英杰,偏偏还是被他发现了扔在洗衣机里湿掉的T恤,被他温柔的职责了一番被抱着说以后不许这样了。

然而今天还是没有把离别的预告说出口。

第二天的清晨还下着雨。

乔一帆侧躺在床上缩在被子里查着回杭州的机票,高英杰还没睡醒,从背后半抱着他,乔一帆实在无法确认出发的航班,如果离开也能像到达这里那般干脆就好了,可是……

直到高英杰醒来乔一帆还停留在购票界面,高英杰蹭着乔一帆,挪了挪把下巴搭在他肩上,眯着眼睛看了看乔一帆手机亮着的屏幕,拖长了声音问:“你要回去了吗?”

“嗯……”乔一帆轻轻应了声。

高英杰抱得更紧,看清楚乔一帆选择的日期,才缓缓道:“唔……再等我一天,我们一起回去吧。”

“啊?”乔一帆有些讶异。

“嗯……就是,最近一直在忙我学校那里……一些毕业的事情,我们到时候一起回去嘛。”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些大,乔一帆没太反应过来,高英杰半个身体趴在乔一帆的身上,像极了家养的大型犬,又看了看乔一帆机票选择的终点站,眨了眨眼睛:“你直接回去呀……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北京玩玩?我真正的家就在那呢。”

乔一帆想了会儿,说:“唔……那不如去我家呢,我在你这儿住了这么多天了,也该邀请你到我家玩玩啊。”

“去杭州?”

“不是,我家也在北京。”

这回轮到高英杰讶异了。

乔一帆叹了口气:“交往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吗?”

好像是没问过来着……高英杰有些心虚的想着。

“刚刚看到机票直接飞杭州……下意识的就……唔,我这次记住了。”高英杰耷拉着脑袋,蹭了蹭乔一帆的肩膀。

“好啦……没怪你,本来想着直接回公司的,不过时间还挺宽裕的话,回趟家也好,”乔一帆攥着高英杰抱着自己的手,补了一句:“嗯……我家人也,也挺想见你的。”

“诶……?!”高英杰吓得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乔一帆笑着转了个身,面对着高英杰:“很正常吧,你是我男朋友啊。”

高英杰想着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长,一个月都还没到,虽然说想象着这一天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虽然说他们这样的恋爱实在是太过于命运化,虽然他们俩的关系彼此都清楚得不得了,但是从乔一帆口中听到“男朋友”这样的身份肯定还是有股轻飘飘的感觉。

乔一帆跟家人还是保持着较为频繁的通信,在与高英杰确认关系后的第二天便告诉了母亲,乔一帆的家里开明,一听说了这个消息就招呼着什么时候带到家里来,原先乔一帆已经用了没有时间婉拒了这件事,结果现在看来恰恰又有了时间。告诉了母亲后她开心得不得了,连忙问高英杰喜欢吃什么菜,到时候一定得好好张罗,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他们走的那天也下着雨。

飞机是晚上飞,睡了一觉就到达北京,高英杰与乔一帆交换了家庭的住址后才发现是顺路,隔着不过一个地铁站的距离,指不准早在相识之前还在街上擦肩过,缘分这事情实在是太妙不可言。

高英杰往家里扔了行李就跟着乔一帆去了他家。

还是上班的时间点,乔一帆的父母都不在家,两人就窝在乔一帆的屋子里看了一个下午的电影。一部老旧的按年份来说比他两的年龄加起来都大的一部文艺爱情片,影片的取景恰是在他们刚刚离开的那座城市,电影之中的某些场景记忆里都还清晰可见,电影结束在主角们花田中的拥吻,高英杰伸出手扣住乔一帆的手,探过身来想要触上乔一帆的嘴唇,交换一个类似于电影之中的深吻,乔一帆闭上眼睛,高英杰的唇瓣刚刚贴上,就听见门外传来开锁进门的声音。

“哎呀,一帆你们回来啦?”

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在客厅。

——是乔一帆的母亲。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乔一帆眨了眨眼睛,高英杰也连忙缩回了身子,乔母路经乔一帆的房间探过头来看了看,只见两人在床沿正襟危坐,表情严肃,于是问:“你们干什么呢,不去客厅坐?”

乔一帆尴尬的笑了笑:“刚刚在看电影呢,我们这就出去。”

原先在高英杰那儿住久了,就他们两个人,总共就一室一厅,不关门还能透气呢,因此这种习惯就潜移默化,连回了家也忘了关门,真是太失策,幸亏反应还算快,要不然……即便家里已经接受自己和高英杰的恋情,亲吻的时候被撞见也不是个好事儿。

不过很显然乔一帆低估了他母上的承受能力。

母上是个自来熟,不过是在微信中从乔一帆口中的只言片语里知道了高英杰这么个人的存在,第一次见面就拉着他话家常,还说着“这时候一帆他爸正好在出差,没见到小高你真是太可惜了”的话,高英杰无所适从这股热情,只得保持微笑时而回应几句,乔一帆坐在他旁边盯着时钟,试图为他解围:“妈,快到饭点了。”

乔母听了马上点头:“哦,对,今天我可特地多买的菜,一帆啊,你过来帮我。”

好吧,转移仇恨了。

乔一帆拖着脚步跟着母亲进了厨房,高英杰刚想起身,乔母就转过头来:“小高你就看会儿电视哈,茶几上还有些水果,都洗过了,挑着喜欢的吃啊。”

乔一帆点了点头,给了高英杰一个眼神。

心灵感应自然是不存在的,但高英杰总觉得这个眼神有些悲壮。

 

母亲一边洗菜一边问:“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乔一帆转着土豆:“就是很正常的那一步啊……”

“哪里有不正常的一步了,”乔母顿了顿,然后问:“几垒了现在?”

“……”这真是个不太妙的话题,之前在手机上聊天还是通过适时装死才逃过这个话题的,只能先把话题转移着:“菜洗得差不多了我去切菜吧……”

“那我们家客房还要收拾吗?”

“不、不用了吧……”

“哦,那就好,对了,我昨天帮你们买了东西,放在你房间左边那个床头柜第一层抽屉里头,你别忘了。”

乔一帆抬起头:“什么东西?”

“你回头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总觉得是什么不妙的东西。

 

事实证明的确挺不妙。

乔一帆被母亲赶出厨房后跑回房间拉开抽屉。然后关上抽屉。

“一帆?”高英杰在身后跟了进来,刚想说些什么又被他推出了房门。

“我们……我们看会儿电视吧。”乔一帆的话都说不太清楚,只需要一秒他已经大约看清楚抽屉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三垒都还没上就想着上本垒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不、不是……想什么呢,想得太远了吧……他们在那儿一起睡了那么久都什么都没发生,还有几天呢,几天后自己又要飞回杭州去了……那玩意儿还是等着以后再用吧。

 

所以一直到深夜被高英杰抱着躺在床上的乔一帆大脑不清楚的想着,那东西应该是没有保质期的吧。

乔一帆的床和高英杰出租屋的床差不多大,两人睡的方向与姿势都和之前无异,只是乔一帆现在正面朝着左侧的那个床头柜,一想到那里头放了什么东西,心里就不得安宁,仿佛那里头住了只猛兽似的,一不小心就冲破牢笼过来将他们碎尸万段似的。

没那么夸张,反正恋人嘛,终究是要做到那一步的。

乔一帆自我安慰。

单单是想象,想象他们做那种事情就……在高英杰之前,乔一帆都没有特地去接触过同性之间如何交往的事,就连当时和他在网上结缘那会儿,乔一帆还以为那个id的主人是个妹子呢。

嘛,不过这些事情都太久远了。

乔一帆决定转个身,结果正对上高英杰的眼睛。房里暗暗的,高英杰睁着黑曜石似的眼睛。也许不止是星,也许藏着一片银河呢。

乔一帆攥着被子,连忙闭上了眼睛,高英杰的眼睛越看越让人着迷,生怕一时情动会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

“一帆?”高英杰轻轻的叫了声他的名字:“哪里不舒服吗?刚刚开始,总感觉你好像有点儿怪?”

“没什么,可能有些累吧……”乔一帆这么说着。

他还是没能催眠自己忘掉母亲给的“礼物”,嗯,是亲妈。

不过又不是第一天睡在一张床上了,害羞什么。

似乎是做好什么觉悟,于是乔一帆睁开了眼睛,拨开高英杰的刘海,轻轻的吻了上去。


15 Aug 2017
 
评论(5)
 
热度(60)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