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大学生谈恋爱是很正常的嘛

题目瞎取的【。 

如果音标有误那一定是我的锅【。

 体会到了没有好好学习的痛苦

打得有点急……然后有挺多问题的qwq

 求求能看得懂的人也装作看不懂好不好QWQ

基基生日快乐 @腐眼看人大基基 

 不是很甜,让基基失望了。

 

乔一帆在一个礼拜前从高英杰那儿借来的诗集里发现了一张纸片。
  诗集来自于高英杰他最喜欢的诗人,恰巧赶上一个什么读书节,院里头强制要收几篇读后感,乔一帆不幸的被按着学号轮到,只好投其所好的就去找高英杰借了本书,被他强烈安利塞了这本后借回来后的某天夜里,倚在床头看书的乔一帆被夹页中一张悠悠掉出的纸给吸引。
  那张纸上写了一堆乔一帆看不懂的暗号似的东西。
kɑu⁵⁵ iŋ⁵⁵ ʨiɛ³⁵ ɕi²¹⁴ xuan⁵⁵ ʨʻiɑu³⁵ i⁵⁵ fan⁵⁵
nəŋ³⁵ ʦai⁵¹ i⁵⁵ ʨʻi²¹⁴ ʨiou⁵¹ kəŋ⁵¹ xɑu²¹⁴ lᴀ⁵⁵
  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咒语吗?
  乔一帆试图从这一长串谜语中找出规律,但也只是徒劳。
  其实乔一帆原本只当是夹作书签的纸张,飘落出来夹回去便是,偏偏纸张背面写了个繁体的乔字,又是出自于高英杰之手,他可没法不在意。他的姓氏虽不至于罕见,却也不是大姓,因此他对这个字万分敏感,虽然说这不一定是指自己,乔一帆盯着这个“喬”陷入了沉思,又翻过来看着那个咒语一样的东西,试图念一遍,却发现一个音节也读不出来。
  所以这是什么啊……
  也许直接去问高英杰要更加好一些,只是这本来是别人夹在书中的东西,这么贸然去问似乎也不太礼貌。
  他与高英杰的相识,是在他们共事的电竞社的迎新活动上,他两来得晚,去的时候早已人满为患,他两只得都站在最后一排看演出。后来两人也都去参加了社团的干事选拔,幸运的都通过了,一回生二回熟,两人也就这么认识了,社团活动越多见的机会也越多,一起开过几次黑,两人意外的合拍,一个打dps一个打辅助所向披靡。因此二人在学长们退居二线后揽了两个副社的位置,要说为什么没一个去当社长,这还真是个太过于有趣的事儿,两人都向前社长推荐对方,并且说得声情并茂,一个中文的一个行政的硬生生把前社长说得难以抉择,觉得把谁搁在社长的位置都对不起另一个,最终他含着泪选了一个妹子当社长——嘛,毕竟也不想再被别人说是没有女人的社团了。

 乔一帆叹了口气,又翻了几页书,可是一想起那张纸条就再也读不下去,只好拿起手边的手机,打开QQ刷了会儿空间,猛然发现一条好友秘密似乎与高英杰那张奇怪的纸条有着奇妙的联系。
ʂan⁵⁵ iou³⁵ mu⁵¹ ɕi⁵⁵ mu⁵¹ iou²¹⁴ tʂʅ⁵⁵
ɕin⁵⁵ yɛ⁵¹ ʨyn⁵⁵ ɕi⁵⁵ ʨyn⁵⁵ pu⁵¹ tʂʅ⁵⁵

  这也许就是高英杰发的,乔一帆想。

  知道有什么用……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乔一帆陷入沉思,悄悄的复制了这一段,然后打开了百度。

  然后他搜到了一张汉语音标对照表。

  然后他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成功解码了这一段的意义。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原来是告白的话啊。

  是……英杰已经有喜欢的人的意思吗。

  他喜欢的是自己……?

  乔一帆的大脑中突然涌现了这一种可能。

  不不不怎么可能……

  他马上自我否定了这件事,自作多情的事乔一帆才不会干。

  英杰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呢,他会用什么方式告白呢。

  乔一帆瘫在宿舍的座椅上,一边发着呆一边叹了口气,想到自己的挚友要是和别人谈恋爱果然还是有点儿怆然,看了看夹在书里的那张表,再也没有力气去再对照一遍了,好奇心虽然是有的,但是对照下来真的太麻烦了。

恰逢这时候高英杰的对话框又弹了出来。

  -英杰:一帆,书看得怎么样了?

  -:啊……其实没怎么看……

  -:不过你是不是……把这个落在书里了?

  -英杰:什么?

  -:【纸条的照片.jpg】

  -英杰:原来夹在那本书里了啊……

  -英杰:嗯……你看得懂吗?

  -:看不懂……

  -:但是……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

  “……!”

  高英杰吓得手机差点掉到裆上。

  不不不不……他不是……看不懂的吗?!

  -一帆:这个……也是告白的话?

  -:啊……你、你怎么知道?

  -一帆:猜的……这是本情诗集嘛

  -:一帆。

  -一帆:嗯?

  -:是想把那张纸给喜欢的人看的。

  -一帆:啊……那我要不要还给你?

  -:我在那张纸后面写了他的姓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

  这是什么意思?!

  乔一帆瞪大了眼睛,乔一帆差点摔下椅子,连忙正襟坐好,拿起手机手指在输入法的键盘上游走了一遭,却无论如何也没有下文。

 

  等不到乔一帆的回复的高英杰也有点儿急了,这是……吓到他了?啊……现在如果骗他说是玩笑的话还来得及吗?

  本来那个气氛还很好呢……

  高英杰轻轻的又打上一句“开玩笑的啦”,却迟迟按不下那个发送键。

  啊……在搞什么。

  高英杰一个一个字的删掉,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好不容易让他知道这种事,为什么要退缩呢。

  诗集里的每一首情诗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他想要告诉他的话呀,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乔一帆的大脑还在当机状态。

  这个时候的乔一帆竟然还在想“啊原来英杰告白是这样的啊”,完全没有把自己的名字放置在【英杰喜欢的对象】这个区位,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完全自我爆炸,整张脸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

  他……喜欢的是自己啊。

  那……

  乔一帆也许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嘴角微微的上扬。

  -英杰:你……讨厌我了吗。

  

  怎么可能呢。

  喜欢都来不及。

  -:我只是在想……

  -: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式告白呢

 

  -英杰:那这样方式的告白,会有结果吗

  -:有啊。

 

  乔一帆打完这两个字站起身,走出宿舍,他印象中英杰的宿舍应该是在楼上两层,那就直接去找他好了。

  他却在走廊转角正好看到了正在下楼的高英杰。

 

  “我本来想给你看结果的,结果你竟然直接下来了……“

  乔一帆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到从楼上飞奔而来的一个拥抱。

  “要什么紧呢,我看到了啊。“乔一帆听见他的声音。

  嗯,看到了就好。

 

  “明天开黑吗?“

  “开啊。“

  “那换上情人节限定皮肤吧。“

  “限定现在还能买得到吗?“

  “我早就买了呀,一直苦恼着怎么送给你呢。“

  “你不早说呢,我也买了,还以为要在仓库里积灰呢。“

  “没事,我们正好凑一对嘛。“

 

  听说电竞社是学校所有社团内部消化率最低的一个社团。

  不过你听说没有,两个副社在一起了哦。

  不过情人节限定皮肤在熊熊的烈火之下,仍然是那么好看。

  不过啊——

  皮肤好看有什么用,有我男朋友好看吗。

——
打得有点急 忘记解码纸条上写的啥了
纸条上的内容是:
高英杰喜欢乔一帆,
能在一起就更好了

01 Sep 2017
 
评论(9)
 
热度(132)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