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百花粮食向】花事 01

百花中心无cp粮食向

我终于想起了这个一年前的坑 重新改了一遍,就重新发了 觉得还是有必要写完的……大概……

因为大多处于记忆,翻原著的时候发现有些时间对不上,请见谅。

====

那是第六赛季前夏休期的事。

  张佳乐第一次听到唐昊的名字,是在战队老板的嘴里,他说,咱们训练营来了个叫唐昊的小伙子,操作出众,可惜是流氓。

  “没有出众的狂剑士?”张佳乐盯着一边放着的落花狼藉的账号卡,问。

  战队老板沉默了一阵,才说:“蓝雨倒是有一个,估摸着是第六赛季就可以出道。”

  “叫于锋的?你联系过没?”张佳乐继续问。

  “挖不来。”老板的话倒是简单明了。

  “那落花狼藉就算是废卡了?”张佳乐皱着眉,他是真切的为落花狼藉而感到可惜,如果之前孙哲平手不伤的话,这些事根本不用他来操心,可是孙哲平发生的意外是事实,百花的担子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身上也是事实,在接过队长一职之后的张佳乐,就是一副明摆着的抑郁,可是百花上下,现今除了他谁可以胜任队长的职责呢。

   “倒不是这么说……”战队老板连忙说。

   张佳乐把视线移回电脑,关闭了训练窗口,起身:“行吧,那小子在哪?”

   然后张佳乐就自己去了趟训练营,之前当副队的时候他就经常跑过来骚扰小鲜肉顺带打几场指导赛再顺道去楼下撸个串啥的,可自从孙哲平退役后,他再也没来过这里。

张佳乐推开门,就中气十足的吼了声,唐昊是谁啊,打一架呗? 

   那时候唐昊还没张佳乐高,十来岁的少年下意识的卷起袖子,心想没得罪什么人啊,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张队长,说实话唐昊来百花也不是对双花组合中的某一位情有独钟,要不然他就不会选流氓了,他纯粹因为百花俱乐部就在他家斜对面,加上自己非常为之骄傲的荣耀水准才来的百花,他在意的也只是荣耀本身,而不是别的,所以也没怎么关注比赛,他之前也是玩网游的,他更在意的是网游内的事,也没怎么关注比赛,张佳乐和百花缭乱嘛……也是听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叫邹远的弹药专家总是提起才知道的。

   这时候张佳乐已经走到唐昊旁边,看了看一边的邹远:“你玩的弹药?”

   邹远一脸被偶像翻牌的幸福感,疯狂点头。

   “号借我一下?我和唐昊打一场。”

   唐昊这才意识到“打一场”是竞技场的意思,不觉就来了劲,他最喜欢和高手较量了。眼前就摆着个机会,他没理由不答应。

   然而唐昊一直到比赛结束都是一脸懵逼,从头到尾他除了觉得“自己电脑的显卡好像坏了”外没有别的任何想法。他就刚开场的时候看清了他的对手,之后就只看到各种光效,完全遮挡住了视野里的那个弹药,唐昊还是暴躁的扔了些酒瓶到对面烟火中央,又操着板砖扔了过去,他看了看自己的血条,于是想着跟弹药打近身,结果对方的光影忽然消失了,投了几颗手雷过来,唐昊还是敏捷的躲开了,接着让他的流氓靠近弹药,弹药也敏捷的退开,操作还是不停止的。唐昊还是好好的和对方鏖战了一番,虽然还是输了。

   “我要是能近身,赢的就是我!”唐昊忿忿说着,颇有几分认真。虽然在大多数人眼里这句话放肆得像是无法无天的挑衅,尤其是一边的邹远还比划着叫他别那么咄咄逼人,可张佳乐本人却是毫不在意的点点头:“是啊,好险,才让你没机会近身啊。”

   唐昊有些不爽,刚想说些什么,张佳乐却站起了身:“有没有兴趣转职?”

   “哈?转什么?你不会让我玩弹药专家吧?”虽然说都是扔东西但那烧显卡的操作还是算了吧。

   “开什么玩笑,让你跟我抢饭碗。我是说狂剑士啊,有没有兴趣?看你打得挺霸道的,就给你一点机会就让你扣了不少血啊,怎么样,试试吧?正好有个号给你练练手。”张佳乐拍了拍唐昊的肩,觉得自己好像在卖安利。但如果这安利能卖成功的话倒也是好事一桩。只可惜唐昊一脸不感兴趣。张佳乐干脆就把刚揣兜里落花狼藉的账号卡拍在唐昊桌子上:“身为一名职业选手不多会几个职业怎么行!”

“你也会很多职业?”

张佳乐一脸骄傲,自以为安利成功:“当然啊。”

“那你拿流氓和我打一场。”

张佳乐忽然觉得就算刚刚比赛赢了这个小流氓但还是心内有种挫败感——少年啊你知不知道你桌上的那张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卡吗!于是张佳乐就留下一句“你就自己玩玩入下门”就走了。

“什么卡啊?”有个狂剑士探过头:“不是落花狼藉吧?”

邹远才反应回来,也问:“那个,唐昊,你刷一下试试?”

结果这下几乎整个训练营都围住了他,在这种眼光下唐昊本来是拒绝的,但干脆有个多事的替他刷了一下。在短暂的加载后,出现在屏幕上的赫然是一个对于百花粉丝无比熟悉的狂剑士,上头还有四个字——落花狼藉。

然后就是喧哗声。而唐昊还是一脸懵逼——自己明明是个流氓为什么队长要逼着自己练狂剑士,说好的入门也不是一下子拿神级账号来入的啊。

最后唐昊还是把那张卡还到了张佳乐那里,他以为会被骂一场,再不然也会被指责几句,没想到张佳乐却是不太在意就把卡收抽屉里去了:“刚老板还说我冲动来着,你就还回来了……不过你为什么就不喜欢狂剑士呢。”

“……不喜欢落花狼藉。”

“……为啥?”

“不喜欢带花的。”

“……”其实我们战队id上到主力阵容下到网游公会除了你都带花。

“比较喜欢三个字的id。”

当时的张佳乐以为唐昊只是年轻气盛,开玩笑似的说:“所以以后要给你收购唐三打?”

谁知道唐昊却问:“唐三打是啥?”

张佳乐无语了:“……第一流氓啊,你不是吧,真不看联赛?”

唐昊一听这名号就来了劲,也毫不收敛的说:“既然是第一流氓,那有朝一日一定属于我。”

张佳乐不以为然,唐三打是呼啸的金字招牌,哪能随意就被收购的。就像百花的落花狼藉,就算百花内部没有合适的操作者,也是绝对不会卖给别的战队的。即便熟知这一点,张佳乐也不说多余的话,接着就站起身,搭着唐昊肩膀:“行呗,不早了。出去撸串儿呗?”

“啥?我答应邹远去吃食堂的!”

“食堂有的是机会吃,叫那家伙一起去呗。我请客。”

那个时候张佳乐不认识邹远,看到邹远的时候才叫了声:“哦,这不就是叫‘镜花水月’的小弹药嘛!叫邹远啊。”

邹远欣喜若狂,对于偶像记得自己的名字十分庆幸。唐昊倒是不知道邹远还有这副模样。

所以那天的撸串,基本上是那两弹药在谈天说地,小流氓一脸冷漠的表示,我不是很懂你们弹药。

不过他忽然觉得,原来队长是这样的性格,一点也不像他想象中的严肃认真,是个没架子的。操纵倒是挺炫丽的。唐昊心想,有朝一日一定要打败他。

第六赛季就这么慢慢的开始,张佳乐就开始全国各地的跑去忙比赛,唐昊虽然本身并不是百花粉丝,但毕竟身在百花训练营,不能不上心,也关注了一路百花的赛况。失去了狂剑士的百花再也没有繁花血景,只剩下百花缭乱带着百花狂轰滥炸一路前行,跌跌撞撞也算是入了季后赛。

这还是唐昊第一次看职业联赛。

除了关注百花外,他也留意了下之前张佳乐说过的唐三打,原来是呼啸队长林敬言操纵的角色。不过不愧是队长级别的角色,装备比自己的小流氓可是强悍多了。

唐昊就是有一说一的人,既然有了野心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于是就对邹远说:“邹远,你看唐三打这个角色是不是很适合我?”

邹远想了想,看了看屏幕上的唐三打,又看了看唐昊,沉吟了一阵才说:“挺适合,你们都姓唐。”

唐昊也不管这无厘头的缘由,就是有股执拗的自信,他心里打着算盘呢,明年自己就可以出道了——他坚信不会有任何意外,可以在全明星挑战赛上来挑战张佳乐,要是挑战成功了的话,就让他帮忙说服老板买下唐三打,连上场台词他都想好了——就叫“以下克上”。又酷又霸气。

而邹远,不出意料也将在明年出道,他倒是铁定的也会挑战张佳乐,不过唐昊心里也清楚,邹远的目的性是没那么强,完全就是为了致敬之类的。打从进俱乐部第一天起,就被这张佳乐的小迷弟的“乐哥大法好”来洗脑,可惜自己意志坚定,并没有入他的邪教。

第六赛季,百花并没有一个完美的收场,这倒是在张佳乐意料之中的事,他还没能完全适应失去狂剑士的百花,不过他暗地里也是在想,第七赛季的冠军,一定会拿到的。

在这个夏休期,张佳乐发现唐昊和邹远都是k市人之后就经常拉着这两个小后辈一起训练也好撸串也好,反正百花俱乐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么多练习生里,乐哥最喜欢这两。

“下赛季的挑战赛给你们报个名?”张佳乐主动提起这件事:“你们想挑战谁?我猜下,昊昊你肯定会挑战老林的对不对!”

“昊昊是什么!”唐昊愤怒的砸水瓶:“不能好好叫名字吗!”

“昊昊多好听啊,是吧小远?”

“嗯……”邹远弱弱的发声。

有了偶像忘了队友……想不到你是竟然是这样的邹远。唐昊内心手黄再。不过他没心思计较这些,连忙把自己的“以下克上计划”说了出来:“我不挑战那个什么老林,我就挑战你。我要是赢了你,你就跟老板说把唐三打买下来。”

“哟,昊昊你这野心真是够狂啊。真的不打算来练狂剑士吗?这里有妥妥的神级账号给你哦。”

“不!练!”唐昊态度坚决,姑且省略那个奇怪的称呼。

张佳乐也不继续吃力不讨好,只是真的他还是觉得百花得有个狂剑士撑着,其实训练营不缺狂剑士,但是水平都完全不够格——尤其他还跟前第一狂剑合作过,哪怕是现职业圈里的那几个狂剑,送给百花张佳乐都不想要,不然张佳乐也不会三番四次劝说唐昊来练狂剑士。张佳乐心内还是有些遗憾的——看来百花的未来得靠弹药专家和流氓了。

张佳乐便问一边的邹远:“那你呢?小远?”

“我也想挑战张前辈……”

张佳乐眯着眼睛,笑着问:“难道你想赢了我之后让我把百花缭乱给你?”

“没没没没有!我只是……只是仰慕前辈所以……那个……”邹远有点手忙脚乱的想解释什么,张佳乐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邹远的肩:“慌什么,迟早的事。不过得等我为百花拿几个冠军后了,等我心满意足的退了位,那时候你就可以带着我的百花缭乱继续浪了。”

邹远还是有点儿惶恐:“啊?我……我怕……我玩不好。”

“哪能呢,百花这么多弹药专家,除了我就你最厉害,操纵多平稳啊,我亲测,绝对是百花缭乱的继承者。”

……那一天聊到很晚,关于百花的未来,还有他们的未来,他们都充满了期待。本来张佳乐还想秉承着队长这种博大精神送两位小后辈回家的,可是唐昊并不领情,表示自己家就住在俱乐部斜对面。最后张佳乐只能送邹远一个人回去了,偶然发现他们家住的不远,甚至张佳乐的家其实还比邹远家近,于是张佳乐就对邹远说:“那你以后夏休期没事也能找我玩玩啊,你的操作什么的还能指导一下。”

“那谢谢前辈了!”邹•迷弟•远得到了偶像的家庭住址,就在张佳乐的家楼下兴奋的跟他告了别。

刚回到家的张佳乐也非常开心,觉得百花的未来指日可待。

早已回家的唐昊其实也非常开心,觉得自己离目标更进了一步,唐三打肯定会成为自己的,也一定会成为百花的新主力。

走在路上的邹远也非常开心,他想着也许有一天百花可以有双弹药的阵容也不错,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炼一番才能搭配得上偶像的操作。

那天晚上,他们构想出了一个异常绚烂的百花。他们没有一个人质疑这想法实施的可能性。


14 Oct 2017
 
评论(1)
 
热度(38)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