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百花粮食向】花事 02

百花中心无cp

想写一下这样的百花了,挺多私设的,我流ooc

前走:01

===

时光也过得飞快,第七赛季即将开始。张佳乐坐在位置上刚刚完成今日的例行训练,就看见老板向他走来:“张队,我打听到有一个狂剑士,收购几率比较大,是个新人,在越云。”

“啊?越云?”

“是的,名字叫孙翔。我打听了一下,他的操纵能力也是非常精悍。如果唐昊执意坚持练习流氓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把孙翔纳入麾下。现在战队也讨论过可行性,只要你签个字,我们立刻可以去找越云谈谈……哦,这是孙翔选手的练习视频,你看看。”说罢,战队老板拿出u盘,张佳乐沉默一阵将它插入的电脑里,不久后他就打开一个狂剑士训练的视频。

虽然说是新人,但是操纵确实是十分强劲,好好培养一下,这的确是个人才。

老板看向张佳乐,他以为张佳乐会理所当然的答应。因为之前张佳乐对于百花狂剑士选手的渴望有目共睹,上个赛季的惨败也很大成分的因为失去了狂剑士的百花结构不稳定。可谁知张佳乐却退出了视频拔下u盘还给了老板:“算了吧,百花也许可以用新的框架试试。”

战队老板惊诧,试图劝说,可是张佳乐拗起来也是谁也说不过,他说:“再给我一个赛季,这次要是还不行,再试试联系他。”

第七赛季开始,第一场的百花轰轰烈烈的拿下了十比零,状态势如破竹,一路高歌,张伟激动的说,说不准这次真拿个冠军呢,瞧乐哥那拼命的样。

战队其他人也是这么期待,张佳乐都这么拼命了,下面哪里有懈怠的道理,不由得也加紧了训练与操作,一路走来十分顺利。至于唐昊和邹远,也顺利出道,却因为战队主力人数过多而腾不出位置给他们,邹远倒是无所谓,可唐昊却坐不住了,每次看着屏幕上前辈们出色的演出,唐昊都在想如果自己也能有更多的上场机会该多好。甚至他在为某些前辈的失利还会说,要是我在场,绝对不会输。

全明星职业赛,机会到底还是没轮到唐昊和邹远,张佳乐在例行比赛表演游戏之后安慰着两人:“没事没事,我给你们报了名,今年没录上你们就再等一年。明年肯定有你们。你们这么年轻,等一年也不要紧。”

唐昊已经迫不及待,邹远笑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全明星挑战赛后,百花战队也是一路疯着去,张佳乐开挂似的不知疲倦的前行,他暗自复盘,自己钻研战术,以一人之力托起整个百花,在这期间,他还和那个孙翔过过一次招,的确是个出手快准狠的主,不过狂剑士的招数张佳乐可是清楚得很,所以还是打败了越云的孙翔。张佳乐打心里认可这个孙翔,却没有收购下来的打算。

他的心里在那个时候,大概是构造出了一个人的繁花血景。

就这样,毫无悬念的进入季后赛。之后又连赢了去年的冠军队蓝雨和新兴势力轮回……在最终主场对决微草的时候也是如愿的胜利。

就在眼前。

张佳乐似乎已经看到了熠熠生辉的奖杯和光彩夺目的冠军戒指。

没有狂剑士的百花也可以。

即便是客场作战输了的时候,张佳乐仍然是这么坚信,还有一局。王杰希只是在利用地图而已,下一场可没有这个机遇给他了。

邹远心跳的很快,他虽然没在场上,但心里特别兴奋,仿佛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一边的唐昊看起来无所谓,内心也是有些激动的。

张佳乐上场前还特地在这两人面前耍帅来着呢,说的可帅气了——“看你们乐哥怎么为你们拿下你们初入联盟的第一个冠军啊。”

团队战,张佳乐吸取第五赛季对方拥有强劲治疗的教训,一上来就集火方士谦。

就这样,微草死了一个,百花死了一个……就这么数着,到底场上就只剩下了百花缭乱和王不留行。

两个战队的队长,两个战队的王牌。

张佳乐盯着两个角色不相上下的血条,没敢掉以轻心,而王不留行早就骑着扫把飞了过来,百花缭乱抛掷了几颗弹药,王不留行轻松闪过,接着撒下的寒冰粉,百花缭乱也躲避过去,王不留行接着飞到百花缭乱的上空,百花缭乱疯了似的开动着技能想把王不留行轰下来,而王不留行却能躲过。

下一秒,张佳乐看到了绝望。

自己虽然炸掉了王不留行的不少血,可是自己的法力条,已经不足以支撑自己发动任何大招了。

接着,攻势就转到了王不留行那里,就这样,王不留行骑着扫把接连几个大招,就把百花缭乱的血条清零了。

“……”

荣耀。

两个大字的颜色好像冠军杯啊。

张佳乐恶狠狠的砸了下键盘,他早该知道那时候是王杰希诱导自己出招导致自己法力不足的。

该死。

最后那么迫切的求胜心杀死了百花缭乱,也杀死了自己滚烫的热血与信念。 

他是怎么出来的,怎么从台上下来的,怎么看着观众台上那一片绿色欢呼雀跃着挥动着旗帜,而属于自己的粉丝群却一片安静,怎么看着王杰希带着一群人第二次捧着奖杯……

张佳乐觉得奖杯的颜色好刺眼。

这是第几次了?这一年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热血瞬间失去了温度,甚至结成冰,化成刃,刺得他好疼。

第二名是最大的输家。

他赢过那么多次,却总是输在最后这一场。

张伟似乎发现了张佳乐的惨淡的面色,连忙走上前安慰到:“乐哥,没事的,今年没有了,还有明年啊。”

没有人比张佳乐更渴望这年的冠军了,各种电竞杂志上在决赛之前近乎一边倒的觉得百花今年一定可以得到冠军,而结果竟然是如此。百花上下都看在眼里,也纷纷以各种形式送上自己的安慰关心。

粉丝当然失望,却又怎么可能、怎么忍心去责怪他。所以在看到当晚张佳乐发的只有三个字“对不起”的微博的时候也都表示着“说什么对不起呢,乐哥你永远没有对不起百花”“注意休息呀乐哥,今年太累了吧”“无冕之王张佳乐。我们永远爱你。”“之于百花,你比冠军重要。”“乐乐夏休期注意休息啊,今年一定是太累了吧”“看到乐乐下场的眼神好心痛,抱紧乐乐”……

张佳乐一条条看着粉丝的留言,叹了口气,关闭了微博。夏休期开始了,百花在当地或者住的近的成员也都是走了,就留下邹远和唐昊还有些住得远的订了明天机票的几个队员。

张佳乐自从比赛结束后就没有和他俩说过话,其实哪怕是去年连总决赛都没进的张佳乐都会在夏休期结束后带着他俩荣耀后再一起吃顿饭再逛逛的。

谁都看得到他的失落。

“我们要不要去安慰一下队长啊……”邹远问唐昊。

唐昊是个直性子的人,原本觉得这种形式太过于娘们儿了,可是张佳乐从台上下来的时候那个身影,纵然被整个百花的队员簇拥着,却还是那么落寞与孤单。

唐昊暗暗握拳,并说:“明年我们成为了主力,绝对会拿到冠军的。”

“嗯。”邹远难得的没有不自信。他只是想着,如果站在那个人旁边,自己一定也能爆发出自己的能量。

“那家伙还没走吧?房间灯还亮着。”唐昊看着张佳乐还亮着灯的房间,然后问邹远:“我们进去?”

邹远点了点头,走进房门然后拍了拍,随后喊了声“队长?你睡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张佳乐才开了门,看着眼前两个人显然有些吃惊,他不认为唐昊也是那么心思细腻的人,半晌才笑着说:“怎么?昊昊长良心了也知道来看你乐哥了?”

唐昊扯了扯嘴角:“亏我和邹远还担心你,你这家伙!”

邹远拉住了有些激动的唐昊,然后对张佳乐说:“我们就是来看看队长的,然后……嗯,明年的话,我们也会努力的,为了队长的冠军。”

“别为了我的冠军啊……你们。”张佳乐倚着门:“为自己,不是很好吗?”

“那有什么重要的?反正拿到冠军就好。”唐昊在一边说,如今的他的身高已经有超过张佳乐的迹象,现如今张佳乐还倚着门,唐昊看起来是比他高了一些了,还说:“反正明年一定要赢,因为有我们。”

“嗯,你们明年要加油啊,像张新杰那样……刚任主力就拿个冠军那样。”

“一定会的,队长放心好了。”邹远一脸不辱使命。

“诶诶,说着来,队里就你管我叫队长,叫队长叫的怪别扭的……还有昊昊啊,有点对前辈的敬重,再‘你这家伙’的叫真是太失礼了……统一一下称呼,叫我乐哥就行了。”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张佳乐便招呼两个人去了训练室:“不困吧?打一场?”

两人就这么不知所以的就跟着张佳乐去了主力训练室,张佳乐身为队长自然有钥匙,进了门便开了三台电脑,然后抬眸看了看两人:“你们都随身带着账号卡吧?”

随身带卡可是职业玩家的职业素养啊,两人当然点头,等开机完毕后,张佳乐便拿出百花缭乱的账号卡递给邹远:“我和你先换下,我和昊昊先打一场,待会和小远你打。小远你先试着操纵一下百花缭乱,待会我用镜花水月跟你打。”

彼时邹远也没想那么多,以为张佳乐只是想以公平起见不拿神级账号虐后辈罢了,也就答应了。

百花缭乱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邹远面前了,但这次,百花缭乱的一举一动都是由于自己的意念。一想到这,邹远不由得激动了起来。一边的张佳乐和唐昊就那么pk了起来,邹远就这样像往常训练般的操作起来。

张佳乐和唐昊那边,张佳乐给他打了个指导赛,给了唐昊几次近身的机会,唐昊也没有辜负他马上抓住机会,唐昊的性子直,打法也是横冲直撞的,看到空当就直接上,直接以技术代替了战术。这是张佳乐之前设想的百花的未来,他觉得唐昊较于邹远更适合队长的角色,可惜流氓是当不了百花队长的……没有狂剑士的百花到底还是不行。

Pk结束后,张佳乐还是赢了,不过这次是真的是以一点点的优势赢了,起先是一场指导赛,可唐昊的莽撞让张佳乐完全无法控制这场指导赛,后来就变成了正经的pk,几次张佳乐都以为自己真的要输掉这场比赛,好在对方是个不知道战术的人,张佳乐做了个陷阱,才最终赢回了比赛。

“昊昊,要学会放空当,故意引诱对方攻击。”张佳乐对唐昊这么说着,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不过昊昊,你真的不打算……用狂剑士吗?”

 

唐昊刚想说什么听到后面半句就不高兴了:“你不是说要接受一个全新的百花吗?怎么还在狂剑士的结里出不来啊。”

“唉……是啊,新的百花。”张佳乐倒在扶椅上,叹了口气:“改日子还是联系一下孙翔吧……”

“孙翔?就是那个,最佳新人?”

“啊,本来说上个赛季就挖来,就是因为我想试试没有狂剑士的百花……嗯,就没谈。看今年试试。”

“……”唐昊没说话,可是张佳乐看出了唐昊内心的不甘心,毕竟唐昊和孙翔两个人都是第七赛季的选手,孙翔带着越云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战队进了季后赛,还夺下了最佳新人,而唐昊却只能在百花坐冷板凳,即便心里觉得一定能拿下最佳新人的称号,却因出场机会不够而导致直接与荣誉失之交臂。

“他和你性子差不多,也是个狂放的主……不过啊,昊昊,先别说他,说你自己。虽然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正直的流氓,这也的确是你的优点。我知道你看不起猥琐流,但是你要记住,一场比赛,赢最重要。正直像韩文清那样,可是也是吃了亏的。放陷阱是非常重要的,你就看刚刚那场比赛,我录了像,你到时自己看看,有几次你都上了当导致失血。”

唐昊似懂非懂的看着他,因为张佳乐在他眼里完全是个二货,看起来也不是个很懂战术的人,而张佳乐如今却颇为认真的讲起这些,唐昊起先还不以为然,但听着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你先自己练练,我看看小远。”张佳乐站起身,走到邹远后边去了。

邹远在一边拿着百花缭乱练了会儿,有些失落,他比不上张佳乐,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身为一个弹药专家,百花缭乱之于他,崇拜程度是绝对不亚于一叶之秋之于战斗法师、王不留行之于魔道学者的,而看着自己手下的百花缭乱并不能完美的做出各种百花缭乱以往的绚丽操作时,邹远只能暗暗跟自己较劲,恨自己实力不行,配不上这张账号卡。

还得再努力,才能好好操纵啊。

邹远觉得自己使用百花缭乱的时候,甚至比不上使用镜花水月来得顺利,邹远难得的感觉到急躁,想着努力加快手速,双手却有了抽筋似的反应。

这时,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邹远愣愣抬起头,看到张佳乐已经和唐昊pk完看着自己的训练,张佳乐指着屏幕上的百花缭乱:“现在他是你的,不要有心理负担。就像用镜花水月那样。”

“可是……我玩不好他。”

“你迟早要接过他的。”张佳乐还是盯着百花缭乱,眼神邹远看不太清,却隐约的觉得张佳乐的语气有点不对,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只好看着张佳乐,希望能看出个什么来,可是张佳乐忽然收回视线,看向邹远:“来,小远,我们来一盘。我用镜花水月,你用百花缭乱。”

邹远就这么和张佳乐pk了一场,意料之内的输掉了。

“太紧张了吧?真实实力都没发挥啊。”张佳乐看着对面的百花缭乱好几次都放错了招,看了看身边的邹远。

“嗯……”

邹远忽然又听到张佳乐的声音:“百花缭乱和镜花水月除了装备外有差别吗?”

邹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张佳乐继续说:“把百花缭乱当你自己的。别紧张。以后你拿着百花缭乱的时候,对着别的角色……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王不留行、夜雨声烦……你再拿这种心态的话,不是给弹药专家丢脸么?”

好严肃。今天的队长好严肃。

应该是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吧。

邹远心里想着,却也打心里认同张佳乐的说法,的确是自己过于拘谨,可是这哪里是自己可以说改变就改变的。

“小远,夏休期有空多来来俱乐部,来练练百花缭乱。反正家住的也不远,不是吗?”

邹远愣愣,也是点点头。

“昊昊,你的话……嗯,能来就来吧,你家可比小远还要近啊。不过德里罗要留在俱乐部,你家里的账号卡太过低级了吧?”

这倒是张佳乐第一次提出的假期加训,两人也不是爱偷懒的人,便也答应了。

张佳乐也会充当陪练,偶尔和他们pk。结果是可喜可贺的,比如说唐昊终于学会辨别陷阱与真正的机会了,虽然自己还不会放陷阱。再比如说邹远终于没有那么惶恐了,和百花缭乱的契合度也提升了那么些,虽然还是有点紧张,却也比较正常的发挥了邹远本人的水平。

和往常一样,每天下午来训练,再一起吃饭,再做加练,再一起吃夜宵,再回家。没有任何人觉得不适,除了战队老板。

邹远和唐昊还在练习,张佳乐就被战队老板叫了出去。

“也给人休息一下。”

“我的作息表很科学,早上是自由的,练习从下午三点开始,而且中间有休息和娱乐活动的。不会累着他们。”张佳乐这么说。

“嗯……你自己也注意一下分寸。”战队老板说,他自然明白张佳乐可是连早上都在练习。

“会的,”张佳乐垂眸,沉默一阵才说:“对了,孙翔那边,联系得如何?”

战队老板的脸色变得不太好,思索了一番措辞之后,才说:“他们那边的消息……孙翔似乎有转职的倾向。”

“转职?”这倒是张佳乐从未想到的:“为什么转职?他玩狂剑士多适合啊。”

“对方的意思似乎是,转的是战斗法师。”

张佳乐一愣,忽的想起之前的全明星挑战赛,孙翔挑战的就是叶秋,似乎是因为装备不够精良而导致的失败,那个小青年又是个不服输的主,就这么转了职更方便挑战叶秋了……这么一想前因后果倒也说得通。

张佳乐又想起躺在抽屉里的落花狼藉。

真是太可惜了。

他更怕的是,自己离开之后百花缭乱的下落。

所以他才让邹远去熟悉着那张账号卡。可是结果没有让任何人满意,无论张佳乐如何鼓励着邹远,邹远也的确那么努力着。

繁花血景……再也见不到了吗?

曾经自己引以为傲的成就也像自己每年新年燃放的烟花一样,在伴随着雷鸣的绚烂轰炸后慢慢陨落不见了。

没有狂剑士的百花,只能由弹药专家担着了。可是自己真的好累自己不适合队长这个职位,自己清楚,可是其他人却都以为张佳乐是队长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甚至有些百花新粉丝有“百花队长只能是张佳乐”的想法,可没人在意张佳乐本人,他的性格不是严谨的,却由于队长的身份不得不压制着真正的自己,耐着性子的复盘、分析、研究令人烦躁的战术,这些都是他一手做的,别人以为只有他能做,甚至由于他那自来熟的性子别人都对他的职位特别服气,没人想取而代之,都只是单纯的为百花效忠而已。

而唐昊,张佳乐却在唐昊眼里看到了可以当队长的锋芒,但是他的流氓却是百花体制外的一个角色,张佳乐在自己研究战术的时候几次想把流氓排进去,却都以失败告终。

他原本都放弃了劝说唐昊转职,可是如今孙翔那边也谈不妥。自己倒是不怕没面子的,可是唐昊一定会拒绝的,因为他的性子。

“那下个赛季怎么办?”战队老板的声音又想起。

其实张佳乐真的忍了很久了,怎么办,张佳乐怎么知道怎么办,他每次都做他认为正确的选择,但是结果却不总是那么尽如人意,他以为自己犯错误时候会跳出个什么人指出他的不足,但是所有人都只是对他错误的宽容,以及表示对下次成功的期待。可这不是张佳乐想要的。

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当领导者,这让他疲惫与烦躁。

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呢?

张佳乐想。

他忽然想起第三赛季的微草。林杰将队长位置和王不留行一并交给王杰希的事情。那个时候的林杰也没到退役的年龄。

结果是可观的,两年后微草就得到了冠军。

那么,如果自己也像林杰那样做呢?

……那么,百花也能像当年的微草一样吗?


14 Oct 2017
 
评论
 
热度(24)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