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他们的某一个新年

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点文

曲解题意,大概是无聊的婚后的同居日常吧,千字快打,最近状态不太好,就……就先这样吧【。

 

关键词:贺图 阿司匹林 流星雨 盒子 水杯 老干妈 大床房

 

那什么,我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

 

01

要说过年啊,对于中国人来说,装点大门还是很重要的事情。

门口刚刚贴好的是恭迎新春的贺图,高英杰对于这个门神很是满意,贴得不偏不倚,于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有一种熟悉感,却又想不起到底熟悉在哪里,乔一帆从里屋捧着对联出来,见他还站在门口发呆,便问道:“你在这儿傻站着做什么,这儿还有对联要贴呢。”

于是高英杰应声上去接过了他手中的:“贴这儿?有没有歪?”

乔一帆退远了些,观望了一会儿,说:“嗯……往右边偏一点儿。”

于是高英杰便按着乔一帆的指示贴好了上联,接着便是下联。

“话说回来,英杰。”乔一帆盯着门神,沉思了一会儿开口。

“怎么啦?”

乔一帆神色有些犹豫:“这个门神,有点眼熟。”

“嗯,我也觉得,但是我想不起……”

“总觉得有点像谁来着。”

像谁来着?

高英杰和乔一帆陷入沉思。

沉思不得结果,就被门外的风吹得发抖,两人只好先进了屋去,在关门前高英杰轻轻的看了他刚刚贴好的春联。

在很久之前,他就特别中意带有“一帆风顺”字眼的春联。到现在自然也没变,只不过却是还多了一个——“英杰辈出”。

 

02

放下一边的水杯,乔一帆夹了一块水煮鱼,然后问向坐在对面的高英杰:“话说回来,你是不是盐放少了啊?”

“诶?有吗?”高英杰闻言也夹起一块:“唔……好像有点儿。”

“你是不是把盐放成糖了啊?感觉有点儿甜。”

“不会,盐和糖我还会分不清吗!”高英杰站起身去够一边的老干妈:“你觉得甜一定是心理效果。”

乔一帆眨眨眼,看着他:“什么心理效果?”

“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觉得我做的菜也是甜的。”高英杰朝他笑,然后添了一勺老干妈:“现在呢?”

“你就扯淡呗,”乔一帆笑着搅拌了一会儿,又尝了一片:“行啦,这样正正好。”

味道正正好,我们也正正好。

 

03

气象预报说,今晚有流星雨。

到了预报的时间,高英杰跟乔一帆在阳台观望了会儿,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流星雨,眼前只有一层又一层的楼房。

在这样的城市里,看流星雨还真是看不太清。

高英杰难免有些失落,乔一帆安抚到:“没事的,流星雨又不止有一场。”

“是的,我们之间也不止一场流星雨。”

“还有什么?”

“星辰大海?”

“无尽的荣耀。”

“你说的对。”

其实这场流星雨看不看得到,倒真没什么所谓,毕竟他们心底的愿望都早早就实现了。

二人相视一笑,进了屋内。

高英杰记得上一次和乔一帆去看流星雨的时候,还是在国外某届世邀赛的时候,在酒店的标间阳台上看的呢,现在如果再要出国去的话,怎么说也应该订的是大床房了吧?

高英杰走到房内,打开药箱,透过承装着阿司匹林的盒子,伸向杜蕾斯,然后走往卧室走去。

 

04

“新年快乐,一帆。”高英杰凑到乔一帆的耳边落下今晚最后一个吻。

乔一帆闭上眼,握紧了身边的人的手,也凑到他耳垂处亲了亲,然后耳语道:“英杰,新年快乐。”

他们坦然的为彼此献上第一声祝福。

这是他们新婚之后的第一个新年,这不足为奇,毕竟他们之后还有一个又一个,无数个一起度过的新年。


27 Oct 2017
 
评论(9)
 
热度(80)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