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Saint Amour

happy halloween!

吸血鬼高x守护神乔

《花前》里的r内容x觉得今天放出挺合适的【?

====

傍晚的森林难免有些阴森,沉寂潜伏了一整个白日的惧光生物往往会选择这个时候出行。

在夜晚,所有烈日之下藏匿之物都将现行。

黑夜,是没有拘束的。

这时是不应该有光的,这时只有妖物与鬼魄,不应该有除却黑暗生物之外的任何人类或者神灵存在。不然,一定会成为饥饿许久的恶灵的盘中餐。

乔一帆裹着高英杰之前给他的披风,急促的穿越过丛林。那披风好像真的能掩去他身上不属于黑暗生物的气味。

夜晚的森林是这样——他还是第一次见。

乔一帆攥着披风,尽量无视掠过蝙蝠与恶灵,飞快的走着。

——眼前的一切太过于可怖,与阳光透过叶间罅隙,散动薄薄的晨雾的那个他记忆之中的森林,一点也不一样。

从前英杰来找他的时候,也是飞跃了这样的森林么。

乔一帆终于来到森林彼端的那个城堡。乔一帆认得这个地方,他的出生地。这里是吸血鬼的栖息地,他并不是吸血鬼,因此他不属于这里。他甚至连一点儿吸血鬼的血统也没有,他是人类与神灵的混血儿,他的母亲是被掠夺到这里的——那时候已经有了他。

只是这个事情一直到他十四岁才知道,在此之前他也一直以为他是一名吸血鬼,吸血鬼一般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开始便会长出尖牙与蝠翼,然而他却一直到了十四岁还没有像其他的同伴慢慢长出黑色的蝠翼,他的牙齿也并没有变尖,甚至,他闻到血液会恶心,就跟普通的人类一样。

就人类的说法,这大概是一个充满绿意的故事,且不论母亲到底有没有被原谅,反正他没有被原谅。

于是他被驱逐出了这座城堡。到后来他遇见了他的生父,再然后,一直到现在,都跟随着身为神灵的生父守护着森林那端的小镇。能够沐浴阳光是很好的事情,十四岁第一次看见阳光的乔一帆慢慢的适应并且喜欢上了这种的日子。

本来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同吸血鬼沾上关系的。

但他却再次遇到了高英杰。他的童年玩伴、身为纯种吸血鬼的高英杰。

高英杰闻到了乔一帆的气味,打开窗户,往下一望,就看见乔一帆站在门口正欲敲开那扇久违的门,飞到乔一帆的面前,睁大了眼睛,一双水晶似的双瞳盯着乔一帆:“你真的来了?”

“是的,如你说的那样。”吸血鬼的眼睛真好看,乔一帆在心里想。

“那进来吧……”高英杰笑着轻轻推了推城堡大门,门却并未被打开,思忖了会儿,高英杰笑着问:“经过这儿不安全,我直接带你上去?”

“嗯?什么?”乔一帆还未反应过来,高英杰就伸出手将他抱起,张开双翅便带着他飞了起来。

拥有翅膀虽然实在是让人羡慕的事情,但真正置身于这个高度又哪里叫人不受怕,乔一帆紧紧的抓着高英杰的领口。

“一帆……你不轻呢。”双手都抱着乔一帆,高英杰腾不出手,只好用脑袋蹭了蹭乔一帆,语气却是充满着调戏意味。

成年的吸血鬼还真是不一样……乔一帆迷迷糊糊的想,竟一时找不出回复的词句,只好闷不作声,高英杰轻轻笑了声,飞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突然的加速让乔一帆把高英杰的衣领攥得更紧,不一会儿,便到了高英杰房间的窗台。

吸血鬼好像从来不喜欢从正门进入,乔一帆坐在高英杰房内的桌上这么想,就像上一次见到高英杰的时候也是这样。

要说他们为什么会见面……还是昨天的事。

那是成年后的高英杰第一次的独立捕食,就被跟随城镇的守护神守护城镇的乔一帆撞了个正着,来不及讶异彼此早已殊途的故友身份,许久不见的玩伴第一句话竟然是“放开她”,差点到手的猎物眼睁睁的就没了。这实在不是能愉快叙旧的场合。看着乔一帆护送着差点成为猎物的流浪小姑娘去避难所,高英杰不忿的飞到乔一帆房间的窗外等着他回来。

“英杰。”乔一帆当然发现了这个潜伏在窗外多时的吸血鬼,他打开窗叫了声他的名字示意他进来。

一帆的声音真好听,如果他不说下一句话就好了——

“不要伤害镇子里的人了。”他这么说。

“可是你是知道的啊,那个年纪的人类的血液是最甜的,”高英杰朝他眨了眨眼睛,眼神里十分委屈:“而且我又没有上人家里去抢人。”

乔一帆摇摇头,认真道:“那也不行……就算是流浪的孩子也不行。”

“真是执拗得过分,”高英杰撇嘴:“一帆,你这样我很想咬你。”

实质上也是说笑而已,这里是什么地方,守护神居住的地方欺负人家儿子有什么后果,高英杰也还是知道的,他可不想化为灰烬。

只是他却听到乔一帆嚅嗫道:“如果你承诺以后不伤害镇子的居民……”

——这是答应了的意思?

高英杰睁大了眼睛,实在难以置信,只是月光下乔一帆那认真的脸庞太静谧而美好,高英杰一时说不出话来。

嗯,是呢。果然是善良的神灵的后代。

“但是……不能在这里,”乔一帆开口:“我明晚……去你那儿找你。”

高英杰眨了眨眼睛,这个提议无异于羊入虎口,乔一帆是没有见过夜间的森林……乔一帆身体里流淌着属于神灵的一半血液,只会让他的气息更加明显。

森林的夜晚可是危机四伏呢。连守护神都不会晚上去那儿。

于是高英杰便解开自己的披风给了乔一帆,想不到这次他真的来了。

 

高英杰的房间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变过,见识过阳光的乔一帆对于这里的曾经熟悉的昏暗反而有些不适,他四周望了一圈高英杰的房子,和记忆里还是一个模样。

高英杰轻轻说了声:“伯母过得很好,就是……很想你。”

乔一帆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母亲,轻轻的点了点头,迟疑了会儿,问:“我待会儿,可以见到她么?”

“嗯,大概可以……”高英杰这样说:“但我现在饿了,你要喂饱我。”

乔一帆心里知道母亲一定是不能见自己的,要是沾上异族的气味那太明显了。到时候肯定会变成整个城堡的吸血鬼都知道自己来过,即便如此,知道她的近况也是好的,于是他慢慢的解开自己衬衫的几粒纽扣,露出他的锁骨与琵琶骨,轻轻的应了声。

映衬在月光下,真好看呢。

高英杰隐隐的想,这种感觉和对于血液的渴求不一样。

但是……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高英杰扳开乔一帆的一只腿,站在他双腿间舔了舔乔一帆的锁骨,慢慢的把他的利齿扎了进去,没有乔一帆想象之中的那么疼,身上属于神灵那部分的体质让他没有普通人类那么脆弱,即便是受伤也恢复得快,乔一帆于是闭上眼睛,双手撑在窗前的桌上,这场交换对于他来说算是划算——满足吸血鬼的一顿吸食并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用这个去换城镇居民的安全,大不了就疼那么一会儿,过不了多久它就会自己愈合。

神灵与人类的混血。

真是从未品尝过的美味,高英杰抱着乔一帆的两只手臂,吮吸着他的血液,果然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疼,乔一帆咬了咬牙。

一会儿后,乔一帆感受到高英杰停止了吮吸,舔了舔乔一帆的锁骨,乔一帆依稀记得这应该是吸食完毕的意思。

这么快么……乔一帆睁开了眼睛,却正对上高英杰的瞳孔。

“我还没饱呢,一帆……”高英杰伸出手把乔一帆贴在后背的布料也扯了下来,接着把乔一帆搂到怀中,往乔一帆的肩上又咬了一口,半是询问的语气问道:“你愈合得这么快,我是不是……可以不用那么温柔了?”

乔一帆带着气音说了句随你喜欢,忽然想起幼年时期的高英杰——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发育出吸血鬼的特征,笑起来就像朝阳——当时乔一帆找不出喻体,现在乔一帆知道了,他笑起来,就像雨后晨间花瓣上的露珠,又温柔,又明亮,润物无声……

而现在的高英杰……拥有了成熟吸血鬼的一切特征,和当年有了明显的区别,乔一帆突然觉得手撑着书桌有点儿麻,于是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也伸出手抱了抱高英杰。

乔一帆感觉到高英杰的身体抖了一下,半晌他抬起头,在乔一帆耳畔问了句:“我可以跟你初拥吗?”

“……不行。”乔一帆即使趴在高英杰的怀里,同意他吸食自己的血液,但他对于自己的立场还是清楚的。

高英杰闷闷的用脑袋顶在乔一帆的肩上,说了句:“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伯父会把伯母从你爸那里抢过来了。”

“你在说什么?”乔一帆没太明白这句话里头的意思。

高英杰于是继续说:“我现在……我也想把你从他那里抢过来。”

“英杰?”

“我是那个意思……一帆,我以前怎么没有意识到……”高英杰吻了吻乔一帆的肩:“你的血好甜……比所有人类都还甜,我好喜欢……”

“你以后答应我不伤害镇民的话……我可以答应你来……但我明天必须回去。”

“不止是这个意思……”高英杰直起身,一粒一粒解开乔一帆解了一半的衬衫,乔一帆下意识的抓住高英杰的手,高英杰却颇为认真的睁着眼睛:“我还没饱呢,一帆。”


Trick or Treat

31 Oct 2017
 
评论(4)
 
热度(160)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