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高乔】Puberty

不是谦虚,是真ooc  

有一段时间没写,好像文风有点变味儿了x

冷死了,手好僵,我要冬眠了。

 ===

时间还不算太晚,乔一帆拉开窗帘窥探天色,窗外他看不太清楚,也许是家里暖气温度太高了,眼前只有灰蒙蒙的一片,他于是伸出手揩掉雾色,屋内感觉不到寒风,但是可以看得到飘着的雪,乔一帆回过头看着叼着冰棍一边按着游戏手柄的高英杰:“英杰,下雪了。“

“咦?下雪了?”高英杰把无线手柄放在地上暂停了游戏,踱到乔一帆身后,伸出手想抱住他,想了想还是先把冰棍咬了一口,握在手上,另一只手穿过他掀起窗帘,看到了细雪后又将它放了下来。

“我买了很多游戏,“高英杰贴近了乔一帆,下巴磕在他肩膀上对他耳边吹着气,“都是单机,双人的,你不在,我只能左手和右手玩儿。”

乔一帆抓住他的手,朝他手里的冰棍也咬了一口,靠着他:“那你可厉害了,左手和右手的战绩怎样呀?”

“没算过,自己和自己玩,没意思,”高英杰一只手搂着乔一帆,另一只手把手上的冰棍递到自己嘴边:“还是和你有意思。“

“好呀,“乔一帆笑了笑:”我手有点酸,待会儿我都陪你玩儿。“

也许屋内暖气开得温度有点高,冰棍已经开始融下到了高英杰的指尖。乔一帆舔了舔高英杰被融化的冰棍汁水沾染了的指尖,然后顺着它一路上兜里传来一阵震动,应该是手机信息,乔一帆从口袋里把它出来,原来是一条微信,乔一帆实际上不常用微信,里头都是七大姑八大姨之类,朋友圈也充斥着养生知识和难辨是非的至理名言,除了高英杰算是他朋友圈的一股清流。

高英杰站在乔一帆身后,清清楚楚瞥见了他手机的屏保,那不正是高英杰睡得安稳的模样,这张照片让高英杰失忆了一阵:“什么时候拍的?”

“你猜。”乔一帆打开微信,浏览了一遍刚刚发自于母亲的信息,挑了挑眉,随即又揣进口袋。

高英杰抓住他揣回兜里的手:“待会发我。”

乔一帆用背脊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胸腹:“不发,我要私藏。”

“你侵犯肖像权,我生气了。”

“好啦好啦,那小杰乖,不生气我请你吃糖哦。”乔一帆半回过头伸出手揉他的头发,仿佛给一只大型犬顺毛。

“你啊……!”高英杰着实被这一下呛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只得搭着乔一帆的肩头蹭了蹭,转移话题似的问他:“他们不回家?”

 “嗯。”乔一帆知道他说的是刚刚他母亲发给他的微信内容。

她发了很长一段,取其精华来说就是她忙,不回家了,家里有泡面自己泡着吃吧。

于是高英杰这么做出决断:“那我也不回家了。”

“干嘛呀?跟着我吃泡面?”

高英杰说着把吃剩的冰棍棒抛进了垃圾桶,”我请你吃外卖,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家,可好吃了。“

“行啊,不过你爸妈知道吗?“

“下雪了,太冷了,不想出门,再说关爱空巢青年,我爸妈支持我的。“

“什么太冷了,离你家就几栋楼的距离,“乔一帆听见高英杰这借口忍俊不禁:“还有谁空巢了,我不是有你吗?“

“是哦,有我呢,“高英杰说着伸出舌头舔了舔乔一帆的耳尖,一边去解乔一帆的皮带,乔一帆攥着他的指尖:“干嘛……你刚不是说要玩游戏吗。“

“诶,那个晚些玩,咱们先玩点别的?“

“英杰,别在……嗯……“

接下来的话语吞没在一阵亲吻之中,高英杰把乔一帆按在落地窗上接吻,幸而窗帘拦住他们的一举一动,亲吻过后高英杰已经把乔一帆的裤子松开,乔一帆轻轻推了推他:“去床上。“

“太远了,就近吧。“高英杰还想继续亲乔一帆,结果被乔一帆按住了嘴唇:“就什么近,弄脏窗帘好难清理的……“

乔一帆想起上次和高英杰在沙发上做完之后擦了半天的沙发。最后还是滴了些果汁装作不小心撒了才掩盖过去痕迹。

 

 

于是他们还是回了乔一帆的房间,一路吻着过去躺倒在床上,衣物扔在了一边,他们很快都变成一丝不挂的模样。他们第一次的时候穿着衣服,乔一帆刚开始不太喜欢赤身裸体的展露在高英杰面前,尤其是高英杰本人还是穿戴整齐衣冠楚楚的样子,但是后来他发觉穿着衣服做弄得衣衫不整似乎比不着寸缕更加令人羞耻,于是就拉着高英杰一块儿脱衣服,一定要把高英杰的衣物都扒下来才肯让他进来。而高英杰对于乔一帆也向来从善如流,无底线接受他提出的所有要求,在性事上,或者别的方面。又或者说,乔一帆就是他的底线。他付出得无怨,因为他知道接受者是乔一帆。

他愿意给他一切。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高英杰一点一点的入侵乔一帆的领土,乔一帆张开双臂搂着高英杰的臂膀,双腿缠着他的腰间,要他给自己全部。

来自于高英杰的一切他都全盘接受。

 

然后他们换了一个方式,高英杰把乔一帆压在床上,这次乔一帆罕见的拒绝了他的这个姿势,他轻轻的说,英杰,我想看着你。

这句话实在极具诱惑力,还是说这样的乔一帆根本对于高英杰而言就是诱惑本身。高英杰于是又帮他翻过身来,然后亲他的大腿,亲他的小腹,亲他的胸口还有乳【分隔】尖,亲他的脖颈和喉结,一直到嘴唇,然后继续之前未完的事情。

 

等到之后乔一帆趴在床上喘气,那潮水的余韵依旧拍打着他,他浑身犹如处在大海之中。高英杰是浪花,是海啸,是一场海难,是乔一帆性事的百分之百。

然后他看见高英杰把手机晃在他的面前,乔一帆愣了愣,随即意识到他在拍照,赶忙伸出手想抢过高英杰的手机,结果全身的酸软让他差点跌在高英杰怀中,等到乔一帆靠着高英杰看他手机的时候,高英杰已经打开了外卖App,点了份双人餐,已经付了款。

“你拍成什么样了,给我看看。“

“拿我那张来换?“

“我可以给你多看一眼……你让我看看你拍成什么样了。“

“行呀,那我发给你?“

“不要……“

高英杰于是把手机屏幕转到相册的界面点开给他看。

无论是构图还是图片的内容都实在是太让人遐想,只要是看一眼便晓得图片里的主角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这种照片乔一帆自己都觉得羞耻,他知道高英杰肯定不肯删,只好警告他不许设置成什么让别人能看到的东西。

高英杰答应得也爽快:“嗯,这个我自己藏起来看。“

乔一帆干脆把一只腿撩在他的身上,问他外卖的派送时间有多长。

“还不够吗,还想要吗一帆?“高英杰笑着重新压了上来。

房间里有两具年轻的、相互依偎着的身体。

他们不知疲倦的索求,不动声色、不为人知地爱着对方。

他们还有很漫长的属于彼此的游戏时间。

29 Jan 2018
 
评论(5)
 
热度(118)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