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山丘 韩文清篇

“还不退啊,能撑多久?”

韩文清从叶修口中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是冷笑了声说还早。但他心里还是明白得很,现在这个黄金一代甚至更年轻的新生代的天下,自己这个第一赛季的老将真的是不服老不行了。

可是他怎么能放手。这是他心里的荣耀。在他眼里,没有虽败犹荣,只有那真真切切捧起冠军杯,才能够称得上他心里真真切切的光荣。

不是说什么名利为重,不是说什么贪慕虚荣,那些人不明白,没有人能够真正满足于差一点完成的信念,所有的得到记者称赞的“虽败犹荣”的说辞在他眼里只是虚伪的说辞,只有那沉甸甸奖杯的重量还有冠军戒指上闪耀的光才是重要的。

失败了没有那么多借口,只有力不如人。

第十赛季,最终又倒在了那个人带领着的战队手下。韩文清在大漠孤烟倒下的那一瞬间心里涌起了很多复杂的情感,包括……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不行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但是他还是摇摇头说怎么可能,那边那个操纵着君莫笑的,也不是什么年轻人。

所以自己一定还能继续下去。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已经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他从来不是注重娱乐音乐之类的人,所以在每次霸图聚会ktv的时候大家都能听到他们的韩老大唱着“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之类的歌曲,虽然只有宋奇英才会一脸正经的一边摇着手上的铃一边跟着唱。他在第十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在q市街上买东西的时候听到这首歌。虽然这首歌也是一首上了年岁的歌,但是它还是被播放着。韩文清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人,也没那么多愁善感,但他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还是不免触动。

林敬言走了,他是笑着做出这个决定的,但是韩文清明白,林敬言平光镜下弯着的眼角里一定也有些许不甘,那个赛季结束后,叶修也正式的退役了,据他所言这回不会再带着一支网吧队去再创造一个神话了,就这样,第一赛季的只剩下他自己了。

他说,一如既往,于是他十年如一日的训练、拼搏,为了冠军,为了荣耀。

——十年荣耀,十年队长。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这是霸图粉们的口号,虽然韩文清从来不是一个多在意粉丝这个群体的人。但霸图本身,已经成为了韩文清身体的一部分。

这个夏休期也一如既往,他守在霸图的训练营没有离开。他也是在这里接收到了荣耀首届世邀赛的邀请函。

有什么去的必要。

战队老板劝说着:“这次不抓紧,以后就没什么机会了。”

可是我的机会不属于那个地方。

我的荣耀就在这里。在霸图,且属于霸图。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回绝了这次邀请。他想要冠军,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同样的,他也有那种自知之明,国家队需要的是一支年轻的具有生命力经得起折腾的组成。

更何况,有更重要的东西。

几天后,霸图接收到邀请的另外两个队员也来到了训练营——如他所料,现今最出挑的治疗,他们的副队张新杰,还有从第二赛季到如今的第一弹药张佳乐。

“韩队?”张新杰托了托眼镜,看着在一边训练的韩文清。

多年的搭档,韩文清当然知道张新杰的疑惑,只是说:“国家队需要你们,霸图需要我。”

张新杰点点头,也不说别的了。便去另外一个房间找张佳乐去了。

牺牲了那么多,也该得到什么了吧?

韩文清望着屏幕上的大漠孤烟,他年轻得一如既往,还是那么潇洒的挥动着他的双拳。可能是因为操纵者的原因,动作却不如当初那么连贯了。

但是怎么能放弃呢?

韩文清想着。这座山丘,他终将翻越。不知疲倦,也不畏艰险。

他会到达的。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

大概是老将全员的个人向无cp。

第一篇是老韩大概因为他最老【bushi

25 Jun 2016
 
评论
 
热度(12)
© 麦瑟尔夫 | Powered by LOFTER